• 2010-09-08

    对妈妈有意见 - [日常表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ersea-logs/74534179.html

        在生这场不大不小的病的过程中,皮皮变得和妈妈很疏远,疏远得让妈妈的心很慌,慌得像装了十八只兔子,扑腾腾地无处着落。皮皮说他只喜欢奶奶一个人,不让妈妈抱,不让妈妈喂饭,不让妈妈冲奶,不让妈妈给洗澡,不让妈妈给穿衣服,不让妈妈进他的房间,甚至,连妈妈最拿手的讲故事的事情他也让奶奶代劳。妈妈说:“你只让奶奶干活,奶奶的头发又多白了一圈,还是妈妈抱吧。”皮皮答:“我等奶奶的头发全白了,就不要奶奶抱了。”

    这种异常的疏远,在生病的第三天找到了原因,背着妈妈,皮皮跟奶奶说了两条对妈妈的不满:    1.  妈妈天天上班、出差,出差回来了又出差,都不陪我玩。2.  妈妈总是接电话,发短信,正给我讲故事呢,就出去接电话了。

    当胖爸爸还在香港的时候,妈妈说:“胖总管在香港,肯定都想我们了。”皮皮接茬说:“爸爸只想妈妈,不想我。”在皮皮的心目中,他和奶奶才是一伙的。爸爸妈妈是另一伙,他们早晨一块出门,晚上一块回家,就像儿歌里唱的“要来一块来,要走一块走,相亲相爱不分手。”

        这几点意见提的件件是实,句句在理,妈妈决定虚心接受,坚决改之。也是,一个都没啥职业理想,仅存一点职业道德的中年人,为嘛要把自己整得像个女强人一样啊。

        昨天,皮皮和妈妈的关系逐渐“破冰”。妈妈终于有幸和皮皮并排躺在床上谈谈心事,聊聊愿望。皮皮指着妈妈脸上的伤疤(那是前两天“积怨”较深的时候,皮皮留下来的),问:“妈妈,你的脸怎么破了?”妈妈答:“就是你前两天抠的啊,现在还疼呢,怎么办啊?”皮皮本来打算自己用小嘴给吹吹的,似乎觉得和妈妈关系热得太快了,脸凑到半截停住了,说:“那我让你老公给你吹吹吧。”

        直到洗完澡,“冰块”才算完全融尽。皮皮喊妈妈:“妈妈,你快来亲亲我吧,亲我的屁股吧。”终获宠幸的妈妈屁颠屁颠地跑来,嘴巴刚要凑到小屁股上时,就听“噗”的一声响,一股富含异味的风从耳边呼啸而过。他得逞了,咯咯得在床上乐成一团儿。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皮皮真有洞察力啊!妈妈就是和胖总管一伙的!
  • 这么小的小不点儿怎么有这么多想法啊?我对教育孩子十分恐惧啊,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