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8-30

    掏耳朵 - [最喜欢]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ersea-logs/73993441.html

    皮皮有个癖好,和妈妈一样的——喜欢别人给掏耳朵眼儿。在黑灯瞎火的古时候,无知者无畏,技师是个头高不了1公分的二姨,用的工具除了火柴棍就是黑色的发卡子,想想都挺让人头皮发麻的。但是,在娱乐休闲活动极度匮乏的古时候,掏耳朵的活动却是那么令人向往,妈妈经常侧趴在二姨的怀里眯起眼睛等待那醉人的一掏一抽一痒。下次还想掏的时候,总是向二姨许比较狠的诺言:“你帮我掏耳朵,我感谢你一辈子。”

    公元2009年,某次沐浴更衣活动结束后,皮皮喊耳朵痒痒。妈妈用新式武器——细轴棉签(听听多么有技术含量,又多么的有环保理念),在皮皮的耳朵口捣鼓了一下,并成功地裹挟出一大片耳屎,从那时起,皮皮知道了耳朵、眼睛、鼻子和屁眼都会拉巴巴,只是屁眼的比较臭。从那时起,皮皮也深深地恋上了这项有着悠长历史的民间休闲养生活动。

    昨天,皮皮再次跳上沙发,不由分说地侧头躺在妈妈的腿上,要求给他掏耳朵。妈妈把从二姨那里继承来的,跟民间艺人偷师学艺来的五般程序给弄全活了。一揉,二掏,三转,四吹,五压。肘下的皮皮眯缝着眼,微张着嘴,似睡非睡,似笑非笑。妈妈问:“痒吗?”皮皮无限真诚和满足地说:“痒,是舒服的痒,很舒服!”

    妈妈是典型的薄地担不起二两鸡粪的人。客户的满足给了妈妈追求尽善尽美的无穷的力量。妈妈打算下次再亲身体验一下“耳烛”,那种利用“真空负压”效应的掏耳技术,那可真是高科技了。等学成归来,先在胖总管身上试验下。就这么定了。

    分享到:

    评论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皮皮太逗了,皮皮妈的幽默细胞与日俱增!
  • hahahaha,笑翻我了,同情下皮皮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