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20

    小历史(一) - [说给你听]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ersea-logs/48791794.html

    60年,我们这个还称不上家族的家庭,实在就是一个具体而微的大历史的缩影。这个缩影,对妈妈来说,除了是对大历史的唏嘘,更多的是对身处其中的亲人所受的悲欢离合的痛惜。而启承转合60年跌宕起伏的轴心就是姥姥这一辈人,也是这一辈人,吃得苦最多,悲喜最多。

    一直都想把这些记录下来,当下的冲动来得稍微强烈了一点。一是皮皮放在四川,有了闲暇;二是最近看的育儿书上有个观点我比较认同,要让孩子有对家庭的认知,并建立认同感,有利于建立他成长期心灵的归属感。以下都是七零八碎的从长辈嘴里听说的,怕忘了,先把脉络记录下来。

    就从轴心说起吧。姥姥,是她那个时代少有的高中肄业生,之所以肄业,只是因为她的出身成分不好,虽然她的学业足够优异,以致于若干年后,汉中老家的亲戚还赞口不绝。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姥姥的出身不是一般的不好。母亲是大地主的小女儿,父亲毕业于黄埔军校,在国民党军队任过职。按说,姥姥小时候应该是锦衣玉食的。实际上,家庭成员间的“志不同,道不合”让她很早就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发奋读书曾经是她以为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然而,这条出路却因那段罪恶的历史而被堵住了。后来姥姥怎么和命运抗争、怎么遇到姥爷,又怎么和命运妥协的事情妈妈就比较清楚了。留待今后说给皮皮。

    姥姥的父亲,本来毕业于师范学校,在战争频仍的年代,意气风发地响应保家卫国的号召,弃笔从戎,改上黄埔军校。后来,又开始了新的战争,他坚持自己的信仰继续战斗,而且没来及撤退到宝岛而作为战犯入狱。再后来,他依靠当年一把“不成功便成仁”的匕首剑得到当地政协每月微薄的收入补贴。姥姥的父亲还有几个兄弟,每个人都有一段听起来像电影一样的故事。妈妈8岁的时候见过他一面,斯文干净,完全不同于妈妈平日里见到的农村的粗糙风尘的老头。他会在碑林里转一整天,沉浸在碑上各种风骨的刻字。

    姥姥的母亲,享受过地主家的风光日子,30岁后的日子却是格外的颠沛流离。离异,改嫁,东躲西藏,从城里到农村,试图割断不堪重负的历史。历史终于趋于平静,姥姥的母亲又经历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丧女之痛,最终一向身板硬朗的姥姥并未能如愿的无疾而终。也有让姥姥的母亲高兴的事,那就是姥姥这边的四个外孙全都考入高等学府。

    今天先写这么多吧。其实爸爸那边祖辈的故事也很有趣的,只是因为先辈走的道路更红色一些,历史的伤害要小许多。姥姥姥爷这一代的故事,很多妈妈都经历过并参与其中,感性的成分太多,不能客观的评述,先留在心里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有感于这段祖辈的故事,想起自己的父辈祖辈也是故事颇多。这个假期回到西安的家,跟老爸聊了很多他过去的事情,主要是战争年代和刚解放后的故事,对于老爸这一生的境遇又多了一层认识和理解,也是唏嘘不已。
    强烈支持记录下来并且传承给后代,好让他们了解家庭的历史,建立归属感。作为父母,就这一点都能说明你们对家庭的责任感。顶一个!
  • 难怪俩人跟神仙伴侣似的,原来皮皮爸爸妈妈两个家庭这么有底蕴啊。
    如此说来,皮皮也算是“国共合作”的产物了。 ^L^

    不是谁不谁都可以作战犯的,要师级以上才可以,俺一个朋友的长辈在共军兵临城下的时候被委任为师长,破城之后就是靠那一纸委任状拣了条命。

    大江大河1949不出意料得被禁了,去香港出差可以买一本,莫不是已经买来看了,才有诸多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