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2-25

    千里迢迢过大年之西安 - [边走边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ersea-logs/336953873.html

        平遥到西安大概6小时车程。姥姥前一天就反复问到家吃什么,提前就和大姨、姨姨准备好了一桌的菜和热气腾腾的饺子。进房间看已经不能下床行动的舅爷,舅爷又是一阵激动难过差点哭出声来。皮皮看到舅爷的状况比去年更糟,心里也是一阵的恐惧和难过。

     

    除夕下午,大姨、姨姨、陈亦嘉姐姐和我们一起去南门城墙玩。西安的城墙比平遥的高大雄伟很多,因此也不能像平遥古城一样一目了然。我们在城墙角下闻到了腊梅的清香,还看到了已经萌开的迎春花。皮皮反反复复地起跑攀爬城墙,想要穿墙而过。从永宁门出准备回家时,看到密密匝匝的各类警察正在路边吃盒饭,我们才想起来原来南门城墙就是猴年春晚的分会场。再抬头看,天色已晚,青花瓷的花灯、灯火掩映的角楼、青灰的墙体在暗蓝夜的空耸立,是一个古朴美丽的除夕之夜。

     

    春节晚会依然是我们家除夕夜的重头戏,几年通宵下来,皮皮更是春晚的铁杆粉丝。可惜,今年的晚会实在太不喜闻乐见了,看到10点多,皮皮就看不下去打起盹儿来。还好,第二天北京电视台的晚会其乐融融的,算是安抚了一下小朋友对春晚的一片痴情。

     

    大年初一,我们一起去了曲江,阳光强烈、水波温柔。姐弟俩一人一个巨大的棉花糖,在随风飘动的春光中穿行。皮皮穿着红毛衣,陶醉得眯着眼无比珍惜地舔自己的那一团雪白,看得妈妈都觉得红红火火、甜甜蜜蜜的。走到水边,发现一大片空旷的草地。草还是枯黄的模样,但已不觉得干燥。大姨也是个人来疯,带头和两个孩子从小山坡上上上下下的比赛。不一会儿,皮皮就已经脱得只剩一件秋衣了。后来,还玩了奔跑班杀人游戏。我们6个在场边热闹地争吵比赛规则时,旁边一个奶奶不停地笑。她是陪在北京工作的儿子孙子来玩的,后来她还和妈妈聊起天来,说一家人这样玩真好。

     

    兴未尽就到该归家的时候,皮皮有些不乐意。他不乐意的还有一条,妈妈没穿运动鞋跑不起来,爸爸又不愿意跑总是不能全身心地投入到游戏中。以后要注意,争取每一次的玩耍都能尽兴。妈妈不是经常和皮皮讲,要Play HardWork Hard嘛!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玩深刻 2011-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