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9-08

    小四川的麻辣京腔 - [日常表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ersea-logs/28664461.html

    出差西安,加上顺道探望姥姥、姨姨总共4天。

    行前,一个亦初为人母的朋友发短信问:“几天见不到宝宝,你会很想吧?”

    妈妈回复:“一般吧,又不是第一次。”

    朋友说:“哦,我还以为会很想呢。”

    妈妈回复:“第一次也一般,我是个粗人。”

    的确,思念归思念,粗枝大叶的妈妈还没到有些同事、朋友细腻到泪沾襟的地步。只是,经常会想知道皮皮这会儿在干嘛?所以,当爸爸打电话说他出差行前的早晨,皮皮像个大孩子一样与他促膝相谈时,妈妈的艳羡之情真是难以言表了。

     

    回到家,喜忧参半啊。喜的是,皮皮又会说很多字了,NaYiYa, Jie,Da,Deng,而且会主动喊人了,有事没事儿地喊声“妈妈”,然后会心一笑,妈妈那个幸福啊。忧的是,又一件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还在牙牙学语的皮皮已是满嘴麻辣味。也是,与皮皮朝夕相处的奶奶和阿姨都讲四川话,他的腔调能不麻辣吗?

    单字的发音还不是很准确,但调调已很麻辣了。问“球球跑哪里去了?”扑通一下趴在地垫上,指着沙发下面,高声喊:“呆这儿”,结尾是长长的阳平调儿话音,和奶奶的口音一模一样。甚至,有些话,非得用四川话来说,皮皮才能理解。记得有一次,经常在一起玩耍的成都小老乡——依依妹妹的外婆先是用普通话问皮皮:“把你的玩具给妹妹好不好?”皮皮一脸茫然,改成四川话后皮皮立马把手中的摇铃递给了妹妹。

    回想起皮皮小的时候,阿姨和奶奶教他认物。两个大人非常认真、异口同声地指着画册上一只红红的大南瓜说:“LanGua”。N/L不分似乎是蜀人学习普通话难以逾越的障碍。更有甚者,爸爸还把这个口音带到了English里,至今一不小心,international都会说成inter-Lai-tion-Lu,“安娜卡列尼娜”就更是一种挑战了。

    有个方言挺好的,麻辣京腔听起来也别有一番温婉的韵味。但不知道几年之后,皮皮的English,会不会也比较麻辣?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