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2-27

    羊年大吉 - [日常表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ersea-logs/272125075.html

    春节真是个大假。清华科技营一结束,我们就一起去了广州长隆,和大姨、CYJ姐姐在长隆结结实实地玩了两天。最后一天感受岭南风情,在广州酒家喝了早茶,还去陈家祠参观了半天。回到北京,和姐姐去陶然亭冰雪嘉年华、天坛公园玩了一趟后,我们一行5人,第一次自驾,加入浩浩荡荡的出京大军,踏上回西安的路了。

    和姐姐在一起

    姐弟再见面时,都长高了,姐姐的相貌神态已有少女的感觉了,弟弟也更有小小男子汉的帅气了。野生动物园有很多高水平的动物剧场表演,姐弟俩看得都很专注,笑点和尿点都非常一致,一会儿前仰后合的嘎嘎大笑,一会儿张大嘴巴,目光凝滞地欣赏,放肆和呆呆地表情一模一样,让人不禁感叹基因力量的神奇。

    欢乐大世界是敢于冒险的姐姐的最爱,一群人里就姐姐上了让人看着就觉得恐怖的十环。从摩托过山车下来,把爸爸妈妈都已经觉得那时自己的极限了。后来全家去坐了飞马家庭过山车,虽说号称是家庭的,但俯冲,转弯,速度的刺激也是够了。本以为胆小的皮皮会害怕,没想到他竟然很享受这刺激,和姐姐上上下下玩了3趟。爸爸妈妈站在下面,看到过山车嗖的从上空飞驰而过,皮皮竟然睁着眼睛大笑,妈妈可是需要闭眼睛的。

    大姨带了几天,姐弟俩红红绿绿了好几场,大姨深觉疲惫。俩人个性都强,又都能说,抓住把柄不放的能力都超强,想想两个孩子闹起别扭的场景,妈妈也是累了。但无论怎样,他们还是最臭味相投的姐弟俩,很快就能找到共同的兴趣点冰释前嫌。

    回家

    春节的主题,就是不远千里地回家。每年春节都回西安,皮皮都有些烦了。但妈妈对她讲,妈妈也要和自己的爸爸妈妈一起过年,皮皮也就答应了。说好了今年暑假再去四川看奶奶和新出生的妹妹。关于大家庭,皮皮是比妈妈深刻的。妈妈没有见过自己的爷爷奶奶,姥姥又远在汉中,过去交通不便,见过的次数屈指可数。通信不发达,因此很少能感受到祖辈或其他亲人姊妹的关爱。皮皮不同,几乎每天都会有除了爸爸妈妈之外的亲人来电话关心他。

    冒着雨夹雪,带舅爷姥姥回了老家何家寨。皮皮一转眼就和姐姐跑道村边的果树园里不见踪影了,回来时鞋子已站满了泥巴。相熟的邻居都过来看舅爷,过去强壮的邻居哥嫂都已到了迟暮多病的老年,看着让人心酸。回北京的时候,舅爷把他保存了几十年的一把剑送给了皮皮。这把剑,妈妈从小就知道,一直铮亮地挂在家里醒目的位置。皮皮是孙子辈唯一的男孩,舅爷就把这个传给了他。舅爷生病后,语言表达很差,生活信心也不足。他一定有很多话、很多期望想对皮皮说,但却说不出来。临行前,照例,舅爷又是一个人满面泪水地留在家里没有送我们下楼。这也是妈妈离愁别绪里最为深重的一瞬。

    春晚

    连续三年,皮皮几乎是全家最铁杆的春晚迷了。不知道从何时起,皮皮成了电视迷,综艺节目看得最多,影视剧中不仅迷动画片,还迷成人电视剧,比如去年秋天的《北平无战事》,这几天又和妈妈一起追上了《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春晚相声小品的搞笑程度,比较适合皮皮这个年龄段的笑点。只见皮皮在沙发上笑得打滚,看得特别专心,我们大人在一旁聊天影响了他还暴怒生气。估计皮皮君是全中国看春晚最专心认真的人之一了。

    我们一家人都不喜欢放鞭炮。往年图个喜庆吉利,还是要象征性地买挂鞭炮和嗞花放一放的。征求皮皮意见,皮皮说:“学校说了,最好不要放,危险还污染空气,我们还是不放了吧。”一犯懒,近年还真就一次烟花爆竹都没放,过了一个环保的年。无论西安还是北京,感觉烟花爆竹都比往年放得少了,大家的环保意识都越来越强了。

     

    一大家人热热闹闹地吃饭,大人喝酒,聊天、争辩,小朋友游戏玩闹,这就是过年。这年过的,发现皮皮一个新嗜好,特别喜欢喝茶。回到北京,妈妈就把新茶具摆出来用了。不怕麻烦,才能过上精致幸福的生活,不是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