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12-16

    虚惊一场 - [妈妈心情]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ersea-logs/272054151.html

          两周前南京出差的时候就感到不适了,因为症状渐轻又惧怕去医院的麻烦,就拖延到了公司体检。没想到,几个体检医生合议给出了疑似肿瘤的结论,心下当即忐忑。在同事的帮助下,立即去肿瘤医院找乳腺专家诊断,甫一触诊,专家神情凝重地说:感觉很不好,你赶紧安排下工作上的事,明天过来办理住院手术。

    一时间,没心没肺的马大哈也感到了五雷轰顶。寒风中,孤单茫然地穿梭在医院的各种检查点上,走着走着便哭起来。这哭里面,已来不及委屈,而是对各种未尽之责的担忧。想的最多的便是皮皮,可怜他的不幸多于自己。开始规划他的长远要托付给谁,如何让他在没有妈妈陪伴的日子知道妈妈很爱他。也有具体而微的焦虑,如,就在眼前的周六的滑冰课要不要去,谁陪着去。下午,情绪逐渐稳定,开始慨叹人生苦短和生命无常。

       这期间,胖爹和奶奶也焦虑,只有皮皮君依旧欢乐。他不懂肿瘤和炎症的区别,从大人的只言片语里他没感受到焦虑,只是学到一些似是而非的名词。他甚至还高兴地喊:“妈妈得癌症了,要不上班了,住院了。”他还打打杀杀地和妈妈开玩笑,装出要欺负妈妈,袭击妈妈胸部的样子。有时候觉得他很大了什么都懂,有时候又觉得他只有那么小什么都不懂。

         周五结果出来,是虚惊一场,才发现自己没有想像中坚强。这一场虚惊,除了让妈妈意识到生死难以置之度外,对生活、生命本身似乎有了新的体验。活得认真而不执拗,热情而不糜烂,随意而不妄为,是难以把握的生命状态,但还是要努力去找到这种状态。

        回公司的路上,方才给老妈打电话,一通忍了很久的电话。老妈是另一种判笃定,说:“我女儿那么善良,生活习惯很健康,性格又开朗,上帝会保佑你的,绝对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我体会得到老妈对孩子的那份信与爱,但内心却不如她那般笃定,无常之事也许真的会无论贵贱善恶的。两个姐姐都打电话来问候,并说万一有了也不用害怕,家里买房子砸锅卖铁也要送我到美国找最好的医院。这份亲情,在寒冬里,带来的不仅有温暖,还有力量。

        放松地那一刻,最想做的事,就是狠狠地抱一抱皮皮君。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钢的琴 2013-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