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8-08

    无人陪伴 - [第一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ersea-logs/271832201.html

     

    84日一早9:10分的飞机,全家都比平时醒得早了很多。纠结半天,妈妈还是决定告假去机场见证皮皮的第一次无人陪伴飞行。一路上,皮皮没有平日早起后的困顿,安静投入地听歌。到了机场,背上双肩包,自己拉着小象的拉杆箱,小小的个子走在高高长长的过道中,看起来登时成熟靠谱很多。进了候机楼,开始兴奋,着急得要在闷热的无人陪伴的小屋里等,生怕错过航班。但看他似平常一样嘻哈的表情,又感觉不出丝毫地紧张。

     

    等地勤陪护来接皮皮,一位装束懒散的阿姨跟一个叔叔打闹着就过来了。妈妈心里咯噔一下,但也不好声张。国内做服务业的,有职业精神的人少之又少,不是不尊重自己的过分谦卑,就是不尊重别人的过分随意。父母不能再跟进去的时候,阿姨终于牵上了皮皮的手。过第一道闸口,妈妈过去亲了一下皮皮,提醒他要乖注意安全。皮皮着急地过关,没有半丝的儿女情长。过关后,头也没回,就和阿姨聊上了,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后面有两双眼睛在切切地注视着自己。

     

    在机场等飞机起飞的消息,晚点了半个多小时。胖爹和妈妈都特别想知道此时皮皮的心情。终于看到起飞的消息,回城里上班的路上,胖爹说:“皮皮应该不会睡,他还是会紧张吧。”妈妈猜他会睡一觉的,感觉他很镇定而且毕竟起得太早。又想起那句话:你那么爱一个人,但他还是另外一个人。此时此刻,无论我们怎样好奇和想象,皮皮究竟是什么心情我们谁也不知道。及时将来愿意分享一些给我们,但这次陌生的经历和经历中心情变换只属于自己。你看,成长就是这样,很多时候都是孤独的。

     

    近两小时,妈妈和皮皮都在路上。等妈妈到了公司,电话想起,那头传来皮皮压不住地兴奋的笑声,只简报了自己睡了一觉,不紧张就丢掉电话和姐姐嘎嘎笑起来。他还和姨姨说:“我不想妈妈,离开妈妈太高兴了,妈妈爱批评人,爸爸又时候也批评我。”

     

    拖油瓶走了,妈妈畅想了无数奔向自由爽歪high翻得方案,心满意足地笑了起来。然后,就又木有然后了。晚上到家,三个大人大眼瞪小眼地呆了一会儿,妈妈和爸爸本着“莫负良辰”的想法,驱车上路。就那么转了一会儿,甚感无聊,又悻悻而归。妈妈的生活,已确切地踏上一条无法再逆转的轨道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