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8-05

    蓟州两日游 - [边走边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ersea-logs/234903198.html

    玩了两周,心已经野了,天天在家里给严肃认真忙碌的姥姥找茬儿。倒是和本就玩性很大的姥爷相处甚欢,两人总是你一言我一语的自编一些无厘头的脑筋急转弯,乐不可支前仰后合。给姥姥讲自己的梦想,说:“我的梦想就是有栋别墅,养只藏獒,有一辆越野车,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姥姥很惊讶,直呼现在的小孩养得使不得了。第一惊还没过去,第二惊又来了。皮皮还说:“我长大了也不生孩子,我妈妈生我又疼,养我还很累,还得生我的气,我才不要呢。我要找个同性恋,又可以相爱,又不用生孩子。”

    出门,无练习钢琴的丝竹之扰和写字作业的笔墨之忧,皮皮自是狂喜。住在商务连锁酒店,3人挤在一张小床上,皮皮依然高兴,能量的小弹簧又开始了布朗运动,一会儿屁股坐上妈妈的肚子,一会儿腿脚踢到爸爸的嘴巴。去了蓟州老城的独乐寺,白塔寺。狂热的孩子意外地变得分外乖觉,没人指引见佛就拜,用的还是五心朝上的标准姿势。两个寺庙下来,无分主次正偏,拜了近20个佛像。白塔寺里,有间庙宇里全是着红衣体态丰腴面色润白略带喜感的催生娘娘、送子娘娘,皮皮也拜得认真,全无戏瘧之态。

    回程去了天津。从天津之眼下来,皮皮说:“我们哪里是来看天津市啊,我们是花了钱来蒸了次桑拿。”还真是,不仅刚剃成板寸的头发汗水全浸,衣服的前胸、后背都湿透了。原来暑热的正午,摩天轮上全无空调。好在皮皮和姥爷两人玩性正大,胖爹年富力强,三人下来依然兴高采烈。躲进妈妈呆的空调车里,皮皮大喊:“这里可真冷啊。”说完,还特意补充了一下:“妈妈,其实这里不是真的冷,而是因为我从太热的地方进来,相对的感觉算是很冷了。”

    上周四工作会议中,请假归家处理皮皮的事情。路上,一种感觉越发清晰,妈妈心中的天平,在事业和家庭中,已经毫无争辩地偏向后者了。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感觉,有一些酸楚,一些失落,也有些如释重负的放松。渐行渐珍惜,在皮皮仿佛一夜之间就要成为小学生了的时候,变得更加有触手可及的真实感。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可喜的变化 2016-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