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5-16

    飞行员的梦想 - [边走边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ersea-logs/233918880.html

    5岁后再去比如世界,所有的项目不用虚报年龄都可以玩了。皮皮首选了向往已久的飞行员。在外面忐忑等候了近50分钟,一身行头套上,飞行员的英武跃然凌空,神气逼人。然而,给妈妈敬了个军礼后,羞涩一笑,小酒窝又将孩子的紧张洒落了一地。同去的XX妹妹当了空姐,干练的制服,拉杆箱,配着憨态可掬的小粉脸有说不出的喜感。结束后,皮皮问XX妹妹,“你在机舱里有没有感觉有些颠?”XX很认真地说:“是有些颠,广播里还通知了。”皮皮说:“那是因为我的飞行技术还不好,还没学会在10000米高空怎么掌握平衡。”当飞行员成了皮皮近期的理想,有事没事就原地打几个转,美其名曰“锻炼平衡能力,防止高空眩晕”。 

    皮皮还问了个问题:“为什么当飞行员要花10块钱,而XX当空姐可以挣10元钱?”妈妈说:“因为你今天是去学本领的,培训一个飞行员要花很长时间,很多钱才能有资格当真正的飞行员。但是空姐只需要简单的培训就可以给大家服务了,所以可以挣钱。”皮皮又问:“那女生当空姐多划算啊,很快就能挣钱。”妈妈又说:“飞行员要是培训好了,一次可以挣好几倍空姐挣的钱,有时候花钱才能更好地挣钱。”皮皮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又原地打了几转。这么讲,似乎过于功利,可是不这么讲又当怎么讲呢?

    幼儿园的生活已经进入倒计时了,皮皮说今天是倒数第46天。每天,皮皮都会兴冲冲地飞奔进幼儿园,放学时总是久久不愿离开,每种玩具玩遍和同学打闹一番才能作罢。到大班了,皮皮似乎才强烈地体会到了幼儿园光阴的美妙,偶尔也愿意在回家的路上和妈妈聊一聊幼儿园的事情。皮皮说:“到了大班第二学期,原来调皮的孩子变成乖孩子了,原来乖的孩子反倒有些调皮了,我属于变乖了的,老师还表扬我坐得好。”是真的,S老师和P老师都说,皮皮最近总受表扬,不仅坐得好,和小朋友相处也很友好。皮皮还说:“我呢,只有数学和讲故事方面是排名靠前的,画画啊,手工啊,写字方面都不行。”不用去引导,皮皮已经有在团队中给自己排名的意识了,幸好他不太会因为自己排名靠后而沮丧。也有遗憾的地方,班里精心排练准备在六一演出的皮影戏,没有选中皮皮。皮皮虽然极力阻拦妈妈去和老师申请,心里的失落感依然溢于言表。

    除了皮影戏落选事件之外,皮皮独自默默承受的还有一件事。上周,皮皮和小区大一岁的YY约好了交换各自的战斗陀螺,这是皮皮第一次自主和小朋友交换玩具,皮皮显得很兴奋。整个拆卸组合的过程均由YY掌控,皮皮在一旁只是听令。回家后,皮皮兴奋得给奶奶和妈妈展示交换回来的陀螺,才发现自己崭新的两个陀螺换回来的不仅很旧还有一个是坏的,几乎转不起来。过了一天,皮皮看见YY在小区和别的小朋友一起玩原来属于自己的陀螺,凑过去的时候,YY竟然拉起别的小朋友说:“我们不想和你玩,我们走了。”向往的友谊中夹杂了小小的欺骗,这一点让皮皮很伤心,伤心甚至多于对自己愚笨的悔恨。皮皮委屈地哭了一次,矫情到说:“我再也不要玩陀螺,也不需要你给我买新的陀螺了。”妈妈选择了还原事情过程,让他自己去思考。成长的过程,总是少不了这种让人沮丧的心理落差的相伴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