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4-15

    有错就改 - [日常表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ersea-logs/231517066.html

         送皮皮去幼儿园,顺便和老师聊了两句。老师说:“皮皮最近表现确实有问题,不知道怎么搞得,总爱说反话,说不好听的话。教一首歌,问好不好听,别的孩子都说好听,他偏说“不好听”。”老师说得一点没错,这也是妈妈的担心。最近,皮皮满嘴都是负面的词,什么长得丑,难吃得让人恶心,没意思,差劲,谁谁的味道很臭等等张口就来。和皮皮聊天,问老师教的什么歌,皮皮哼给妈妈听,妈妈说:“真好听,你觉得好听吗?”皮皮不假思索地回答:“不好听,太幼稚了,我喜欢听《春泥》。”逐渐地,妈妈似乎找到了皮皮负面情绪的一部分缘由。皮皮试图以更加老成的审美去看待自己身边的事物,并想追求“特立独行”的效果。然而,这种情绪显然遇到了挫折,所以他陷入了一个更大的负面的漩涡。和皮皮讲:“宝宝,说不好听的话也是个坏毛病,但是一个比咬指甲更容易改的坏毛病。你现在都不咬指甲了,一定也会改掉这个坏毛病了。你只要坚持5天,努力地忍着不说不好听的话,过了5天你就彻底把这个坏毛病忘掉了。”皮皮是个好孩子,一心向好,他说他也想打败那个YXZ。妈妈和宝宝一起拭目以待。

       天终于暖和过来,很长时间都缩成一团不肯绽放的玉兰花苞,一夜间全都绽开了9片花瓣在风中摇曳。在妈妈软硬兼施的劝说下,皮皮终于同意穿上一身行头去球场了。皮皮担心的是这么长时间不去,水平又落后了,又得挨老师批评。2个小时酣畅淋漓的奔跑下来,皮皮已经不拒绝了,说:“妈妈,你决定吧,报不报都行,最好还是报吧。”妈妈猜,除了享受更大范围的疯跑外,皮皮的不拒绝多缘自一个新来的胖弟弟带来的自信。在运动方面,皮皮没有与生俱来的基因优势,注定要多次和自己的“不自信”战斗。只要皮皮能跑起来,能逐渐学会在一个男孩子的群体里,找到自己的立场,自如地和别人相处,足球训练课就是值得的。我们要坚持。

    钢琴弹到《跟着小队长》了,有些难,弹了好多遍也无法顺畅连贯。一直好脾性的皮皮君烦躁起来,撂下一句:“这个曲子我弹一千年也弹不好,我不弹了。”又过了一天,因为买一只绿色的angry bird时的承诺,皮皮再次回到钢琴前弹奏起来。和妈妈预期一样,这次顺了,而且很流畅。连续几次无差错弹奏后,皮皮和妈妈心照不宣地哈哈大笑起来,皮皮说:“原来1000年这么短啊。”把钱省下来,买一架新的钢琴又被皮皮主动地提到议事日程上了。

    KA妈妈的强烈建议下,抱着多场经历的目的,最后一天给皮皮报了育民小学超常班考试。临阵磨枪地带着皮皮做了一些数学逻辑方面的题目,皮皮的接受和理解能力超过预期,因为这样,加之妈妈有着连跳两级的“超常”经历,妈妈竟然对皮皮通过初试有了一丝期盼。一到现场,浩荡的赶考队伍和其中有些家长关于题目类型、考前准备、报考规模的议论让妈妈意识到自己的乐观实在是过于盲目。出考场,皮皮拿着一瓶农夫山泉矿泉水,大喊狂奔地扑向妈妈,一脸的欢乐。问考了些什么,皮皮说:“忘了。这是老师给我发的水,我有矿泉水了哦。”陆陆续续地从皮皮老大不愿意回顾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一些信息:“有道题感觉自己的答案不对,就没写,其他都很简单。分了两场,老师念一遍题目,小朋友再答,答快了也没有用,因为老师要等够时间才能说下一道题目。”这场考试,最令皮皮回味的竟然是那一瓶矿泉水。于是,直到第二天,他都不愿意喝自己水壶里的热水,而是拧开盖,像大人一样喝自己得来的农夫山泉矿泉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