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0-25

    知识分子踢球 - [童言无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ersea-logs/223988709.html

        很久了,一直以一种隐忍到几乎要算平和的态度忙碌着。无论多忙,多乱,挥汗如雨地干一些注定只是被一笑而过的事情,也可以不悲、不喜。生活如果真的是一场修行,具象一些,或许就是越来越有一种认真活着,不问结果的胸怀了。

        当然,喜脉愁思仍有出处,还若涌泉不断。一家人围坐一起吃面,蓦然抬头,皮皮左手扶着碗边,右手将筷子深深地插入碗里,裹着面条在碗里顺时针搅动,然后闭眼张嘴,忘情地咀嚼,一招一式与胖爹如出一辙。看妈妈看他,皮皮知心地说:“我是在学爸爸。”胖爹在一旁,咧着油嘴与有荣焉地笑。以成人的姿式,皮皮自己吃了一大碗成人份量的西红柿鸡蛋面。这场景,想起来,就能让妈妈乐得冒泡泡。

        胖爸爸夸皮皮:“你懂的还真多啊?”皮皮答:“我是知识分子,当然什么都懂。”皮皮不见得什么都懂,但有自己的视角和观点。讲完“星八克”的脑筋急转弯后,妈妈问:“你感觉星星重,还是地球重啊?”皮皮想了想,说:“应该是地球重吧,你看星星都挂在天上,和气球一样。”说完,他自己感觉出有些问题,说“也不一定吧,近大远小,有可能他们比地球大。”和妈妈一起翻开太阳系行星图谱,皮皮在太阳系的“8环路”上找到海王星,说:“这个地方比地球最冷的地方还冷10倍,是多少度啊?”妈妈随口说:“南极东方站零下89度,那海王星应该是零下890度吧。”后来胖爹又说最冷的温度是零下200多度,也就是绝对0度。这到底是咋回事呢?和小知识分子一起剥洋葱,越剥越欢乐。

        足球踢得渐入佳境,成为截止目前他最喜欢的课。眼见着故都的秋愈发阴冷,皮皮君依然一身短打扮,兴致盎然地奔赴球场。奶奶裹着厚厚的绒衣,坐在看台上,从始至终地守望着在场上奔跑、吼叫的孙子。宣武体育馆的球场条件不太好,塑料草坪中总是有黑色的煤渣。汗水和煤灰混在一起,在夜灯的映衬下,皮皮就像个小煤炭工。回家,球衣、护腿板都不忍心脱下,总要在屋子里和妈妈再踢几个回合,等胖爸爸回家后看他一身专业的行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许久没上来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特别幸福或者心情特别压抑的时候总会上来瞧瞧。其实你跟我跟其他人比起来也真的很幸福,我们有可爱老实的老公,有可爱活泼的儿子。
    我今儿挺压抑的,来逛逛,却也找到了一个真理:生活如果真的是一场修行,具象一些,或许就是越来越有一种认真活着,不问结果的胸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