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5-25

    幼升小之迁户口 - [经验分享]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ishersea-logs/215333599.html

        念或不念,躲或不躲,幼升小都在那里,不急不缓,不明不暗。周围和皮皮一般大的孩子父母都在念叨小学择校的事情了,即使很不愿意面对,但为幼升小发愁的日子依然不可阻挡地横亘在面前了。

    神奇的国度,每天都有神奇的事情在正常地发生。每年至少有十几万的家庭在关心着幼升小,但关于幼升小的政策,却不知道具体哪个衙门在管,也无完整的官方信息的,甚至连每个小学各年级具体的校址都没有准确的说法。所有父母聊天引言必以“据说”开头,不一会儿的时间,“据说”了两件事,一下子拧紧了妈妈心里那根忧愁的弦。据说一:集体户口不能参加划片排位,只能在最后被随机安排在本区任意公立学校;据说二:LQY小区的划片小学的确是广外一小,而广外一小的确是打工子弟共建学校的典范。

    本来想沾下金融街集体户一些荣华之光的,保底进一家不会太差的小学,这下也只能放弃了。好在,上天好像也学过管理学,在左手大棒将落的时候,右手会暧昧地捧给根胡萝卜。LQY小区受政府大区改革的恩泽,已于去年从宣武区被捎带进了西城区。妈妈的大脑经过短暂的计算,确定了幼升小要办的第一件事:迁户口。

    很快就依靠同事指点、网上查询了解了迁户口的所有程序。西城区户证大厅这个衙门还是很好进的,虽然办户口的1个小时里,也鸡飞狗跳地遭遇了诸如现金不够、风沙暴、找不到取款机,取的钱有残币等等诸多的失魂落魄,但对有生以来接受到的,唯一一次由政府体供的one stop service还是深感满意的。至少没像当初给皮皮办准生证、上户口那样被呼来喝去跑了无数机构,听了无数只说一半的话,盖了无数莫名其妙的章那么受气。

    终于,一个女子,拉扯着一个5岁的男孩,结束了在集体户上12年的“未婚”生活。虽然生活的状态没有因此发生任何变化,但拿到6块钱瓤、4块钱皮儿的户口簿,妈妈心里竟是有些小激动的,一家三口,第一次这么完整地出现在一个本子上,似乎这才是名正言顺的一家子。

    这一切,皮皮是不关心的,也是听不明白的。但这并不妨碍他明确表达自己的理想小学。问了很多次,皮皮都说:“我要上北京小学,我要寄宿,在学校睡觉,周末才回家和爸爸妈妈一起住。”其实,皮皮知道的小学可能只有北京小学一所,小区里很多孩子上的都是北京小学,以马连道走读部居多,HH也曾说过自己要上北京小学。皮皮的关键在于对寄宿生活的向往。他小小的心灵宇宙,已经有飞出妈妈掌控的冲动了。

    出差广东,与一儿子已24岁,剑桥硕士在读的同事聊天。关于男孩的教育,她说了两点自己的感受:一是父母还是要尽可能给孩子体供最好的教育条件,让孩子与优秀的人一起成长;二是陪养孩子独立的习惯和品格,生活和学习绝对不做越俎代庖的事情。让他自己承担因为疏忽懒惰带来的批评,让他自己去享受因为认真勤奋带来的赞扬。皮皮将来会成为怎样的人,影响的因素会很多,不见得个个都能预见和把握得了的。起初的教育条件,似乎是父母唯一可以规划和把握的。所以,虽不能苛求,但一定要用心。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大体检 2012-05-25
    十渡 2009-05-25
    You and Me 2009-05-25

    评论

  • 你愁着幼升小的问题,我愁着幼儿园的问题。
    生孩子容易,养孩子难。难就难在我们对自己有要求,对孩子也有要求。在业界,经常有人提到该枪毙“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广告创意者,这句话,让父母跟孩子身上的担子都变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