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5-05

    奥体踢球 - [边走边玩]

        今年一开春,皮皮就爱上踢足球了。在家里踢,自摆球门,自记比分;在小区里,和XJ哥哥、DD哥哥踢,也和DD弟弟比试。几个回合下来,皮皮对自己踢球的特点也有了很客观的判断:准,但是力气太小。

        五一小长假,妈妈终于允诺,带皮皮去了HH、ML每周训练的、传说中的奥体球场。那么大的场子,皮皮撒了欢儿地满场跑,全然不知道教练为何物。不但跑得欢,话也一如既往地密,一会儿就从场子中间一路狂奔过来,趴在栏杆上大声朝在场外聊天的妈妈叫喊,只为了告诉一下妈妈最新的比分情况。

        当天,早饭几乎没吃,午饭也没正经吃,中间只喝过一瓶酸奶和一大瓶水。车上打了个盹儿,下午连轴转去了槐新郊野公园,见到了久违谋面的FG姐姐一家。几家人其乐融融、健康阳光地过了一个运动的下午,每一家都相亲相爱,感觉真好。皮皮依然像发小炮弹一样,到处扫射和噼啪做响。妈妈们都纳起了妈妈一直纳的闷:“皮皮那么瘦 ,又什么都没吃,哪儿来的那么大能量啊?”是啊,哪儿来的那么大能量呢?

    时隔4天,皮皮周五早上就开始提醒妈妈周六要去奥体球场踢球。无任何兴趣班的周六在皮皮的心里,已经变得愈发弥足珍贵了,每个周六都要好好展望和规划才行。于是,本周六,在早来的夏日骄阳的暴晒下,皮皮不知从哪里来的能量再次爆发。中午散场,三个小朋友仍不愿意分别,开始比赛跑步。因为总是最后,几轮比试下来,神经大条的皮皮最后也有些难为情了,最后几次已经不能坚持下来了。妈妈赶紧跑过去鼓励他:“宝宝真棒,这么小就能坚持和哥哥姐姐们一起跑到最后。”皮皮听了,转怒为乐。神经再大条,适当的鼓励还是要给宝宝的。

    还见到了半年多未见的XX妹妹。XX妹妹已经出落得像个小淑女了,但疯起来,依然是过去那个弹性十足的小弹簧。太久没在一起了,皮皮对XX已不如之前那么亲热了,只顾着和HH玩,对妹妹照顾得很不够。以后,也要多创造和弟弟妹妹一起玩的机会,皮皮也要学着去照顾别人,而不是总被别人照顾。

    四个同在通信行业的中年女在一起,深感行业快速变化和下滑带来的压迫感。妈妈已经平静的内心又开始挣扎了。其实,妈妈深知,压力不单是来自所处行业太快的变化,更多的是对年岁的担忧,是不愿舍总想得的伪纠结。若时光倒流,容颜返青,妈妈必是兴奋多于忧虑。快点放下包袱吧,不管朝哪里出发,都要快乐!

  • 2012-04-09

    清明出游 - [边走边玩]

        清明小长假,和姥姥、大表姐一行5人,坐着高铁去了天津。上了基辅号航母,游了意大利风情街,逛了古文化街,吃了煎饼果子,听了相声。 皮皮童鞋一路上情绪高昂,“人来疯”的表现基本不断电,让妈妈更确切地认识到皮皮确实深刻地变了,3岁前那个谨言纳行的斯文人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意式风情街有个喷水的许愿池,许多游客在投币许愿。皮皮看到边上挂着个“wish”的纸牌,赶忙也双手合十,很大声地说:“我希望每一天都是星期六。”旁人问为什么,皮皮答:“因为就星期六什么课都没有,光玩。”周围的游人看得直乐,并以略带质疑的目光瞥了一下妈妈,介个胖女人难不成就是传说中的“虎妈”?实际上,皮皮现在周六想找小朋友玩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因为大多数孩子都有各种各样的兴趣班要上。

    现场听相声,没有预想的精彩,比德云社的水平还是差出一截的。但皮皮依然听得兴高采烈,自从春节晚会、元宵晚会看了相声节目后,皮皮就对相声节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皮皮饶有兴致地跟着观众一起笑,有些笑点,以5岁的孩子的理解力显然是听不明白的,但依然在笑。真担心他这种不懂装懂的恶习会蔓延到今后的学业上。

    最后一天去了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踢球、玩水、赏花、漫山遍野地跑,史无前例地玩了6个小时。一切皆好,只是曲终人散的时候,4人游戏中,3个大孩子都把皮皮当作进攻对象,让皮皮感到孤单和害怕,直至愤怒。于是,妈妈又见识了皮皮的另一面,凶狠。不仅直接伸手去抓HH姐姐的脸,还叫嚣着往前扑用脚踢ML哥哥。被阻拦后,皮皮委屈地说:“他们欺负人,以后再也不跟他们玩了”。趴在爸爸的肩上,既困倦又生气,久久不能入睡。 妈妈做工作,提醒他以后和别人玩游戏的时候要注意规则,如果觉得规则不合理,可以修改或拒绝参加;如果参加了就要接受。离开公园的时候,4个小朋友终于握手言和。

    6个小时淋漓尽致的玩耍,是有代价的。风吹日晒把小黑孩变成了山里娃,不仅更黑,脸蛋还更红。妈妈也是,晒成了高原红,休息了好几天,依然没有缓和过来。看来以后出门,还是需要用防晒霜保护一下,这几天就去采买。

    买了个三角兔的布质手机链,开会的时候感觉有点太素净了,妈妈随手在正面给兔兔画了一个笑脸,在背面写了一句话:我是zxy小朋友的妈妈,llp,旁边画了一个用心相连的胖妈妈和瘦儿子的笑脸。皮皮看到,念完上面所有的字,说长头发的是妈妈,那个有桃尖,大耳朵的小朋友是皮皮。说完,皮皮很甜蜜地把头贴在妈妈腰间。第二天,看到小朋友,皮皮忙不迭地拿出妈妈的手机,很大声地把上面的话念给小朋友听,一脸的幸福。

  • 2011-08-22

    妈妈咪呀! - [边走边玩]

    去看《妈妈咪呀!》,奔放到骨子里的表演让妈妈几乎忘记了这是一群华人的表演。皮皮聚精会神地看完了全程。过程中问了四个问题:1.她爸爸妈妈没结婚怎么就生她了呢?2.她的爸爸到底是谁?3.为什么他们结婚了就不跟爸爸妈妈一起生活了?4.他们结婚了,可是还没有生宝宝呢,怎么就结束了?这四个问题问得都有点醍醐灌顶,妈妈只有囫囵过去,皮皮对妈妈似是而非的回答表示了很大的不满。

    妈妈思考的是另一个问题,看看人家,年纪一大把了还那么奔放妖娆,心里藏着一把火,凭什么自己就把日子这么无声无息、不温不火的过?

    皮皮的社交圈在悄然变化,旧的秩序已经打破,新的世界还未建立。去园子里玩,不再欢喜地陷入熟人圈,自得其乐地被一堆女孩包围。皮皮对大男孩的活动充满兴趣,站在边上,很兴奋地看他们玩一些高难度的体力游戏,或者很仔细地听大男孩讨论机器人与蜘蛛侠的故事。但是皮皮并未走进,或者稍稍地靠近,就被大男孩不理不睬的冷漠感给挡了回来。妈妈没有去帮他说服哥哥们带着他玩,想让他在觉得有足够自信的时候自己走进去。

        可能是生日会上吃的零食太多了,周三扁桃体发炎,高烧39度。看起来又瘦了几分,几天没好好吃东西,病刚好就问姥姥要肉吃。咬手指甲的坏习惯这两天有所好转,如果还反复,必须去查查微量元素了。

  • 2011-08-02

    夏游南戴河 - [边走边玩]

    老实讲,北戴河—南戴河—黄金海岸的海水和海滩品质都很不好。但这不妨碍此行成为皮皮玩得最疯狂的一次海边之旅。原因当然是因为有两位疯狂的姐姐及一位虽已界不惑但同样疯狂的大姨的陪伴。

    LN妈妈家有着无敌的sea view,打开门窗,大海入怀。晨曦微露,一声“拣贝壳去了”的召唤,三个小朋友使劲地揉开困倦的眼皮,衣衫不整地就鱼贯而出了。不仅有贝壳,还有扇贝、海瓜子、小海鱼,还有幸运的渔民刚刚捕捞上来的硕大的海鲈鱼。不消一会儿,皮皮就把短裤上衣弄满了沙子和水。以此为由,皮皮如愿以偿地又一次实现了赤裸裸地在海边奔跑。海浪一次一次地扑打到岸边,还不及脚踝,皮皮就夸张地喊:“浪来了,救命啊!”皮皮就是这样子,对于稍微有些风险的事物,总是浅尝辄止而又乐在其中。

    在翡翠岛,真正下了海,被疯狂的大姨抱着,一次又一次地就接受大浪的冲击,海水进了眼睛、嘴巴,皮皮还很高兴地喊:“海水可真咸啊!”作为一个破坏狂,一屁股坐垮了姐姐精心搭建的城堡。后来一个阶级负责建造,一个姐姐专职围堵皮皮,姐姐防皮皮已甚于防川了。滑沙,虽然因为年龄太小不能去高级道,在旁边的沙坡上, 皮皮玩得也很high,只是辛苦了胖爸爸,一遍一遍地把滑沙板往上提。

    在黄金海岸夜听涛声,接到奶奶的电话,皮皮向奶奶干净利落地概括了此情此景:“奶奶,我已经离开北京了,在黄金海岸,这里有海,有沙滩,还有很大的浪,我很高兴。”山海关城墙上,以不要妈妈抱为条件,皮皮获赠一根金箍棒。是那种两头亮黄、中间大红,金光闪闪的那种。拿上棍子之后,皮皮兴奋不已,一副泼猴模样,在城墙上呼呼地舞动开了。琨琨表姐得知皮皮属猪而不属猴时,感叹了一句:“我西安的弟弟属猴,但是比较文静,是学习型的;皮皮属猪,但是很活泼,是顽皮型的,我感觉他俩的属相应该交换一下。”

    姐姐的陪伴让皮皮感觉很幸福,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皮皮最近的理想是希望能有个哥哥。他提出的建议方案是:“妈妈,你再生一个儿子吧,等他长大了,就能当我的哥哥了。”明天姐姐们就要去西安了,皮皮很想一起去,早晨赖在被窝里不想去幼儿园(自打上槐柏幼儿园后,头一次这么坚决地拒绝上幼儿园),对妈妈说:“我确信姐姐明天就走了,我想陪她们玩。”

    09年夏天的时候,姐姐的到来让皮皮的语言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两年后再次重逢,皮皮也长本领,不过这个本领长得有些让妈妈哭笑不得,皮皮顶嘴了,而且顶起来一套一套的,不仅张口就来,还让妈妈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