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7-29

    欢乐美东行 - [走遍天下]

     

    除开2012年的巴厘岛之行,这是皮皮君第一次真正意义的出国旅行。716日出发,在首都机场候机时,撺掇皮皮看《硅谷钢铁侠》。皮皮说:“你为什么要让我看这种书呢?”妈妈说:“让你看看男人是怎样一步一步实现自己梦想的。”皮皮说:“那还不简单,就两步。第一步,先定一个梦想,第二步使劲追呗!”对于重大问题,皮皮总是有些玩世不恭的劲儿。

     

    经达拉斯转机华盛顿,看到的是一座夜晚的空城。皮皮跟奶奶说:“美国很荒凉。”参观国会山、倒映池、林肯纪念堂,远距离观看华盛顿纪念碑。皮皮所了解的美国的历史一页一页地呈现在眼前,小伙子猛然就对美国大选感了兴趣,一路上总问妈妈支持川普还是希拉里。第二站是费城,坐了二战时期著名的水路两栖鸭子船,下水时机器轰鸣浪花四溅,因为时差还有点迷瞪的皮皮君才兴奋了起来。环费城游,才发现费城是一个很美、很有意思的城市,也有着深厚的革命历史。可惜,英文不够好,热情的导游阿姨讲的一些桥段听得似懂非懂。当别人笑得时候,皮皮在一旁捅捅我,茫然地看着同样茫然的妈妈。

     

    夜幕,从费城至新泽西。吃了一顿史上最难吃的中餐,虽然旅途劳顿大家早已饥肠辘辘,但三桌饭菜计划都原封不动地剩在桌上。加上华盛顿的那一顿卫生条件堪忧的中式自助餐,我们已经两天没好好吃东西了。幸好妈妈带了方便面,连续两个晚上临近10点,妈妈用咖啡壶烧开水给皮皮煮了泡面。虽然不堪,但却是一种新鲜的生活,皮皮吃得很欢乐。

     

    一早从新泽西赶赴大苹果纽约。没踏上美国土地之前,皮皮一直很担心见到黑人,并自称有“黑人恐惧症”。在整个东部区域,见到的黑人朋友不计其数,皮皮渐渐地不害怕了,还说:“我感觉黑人也没设么恐怖的,也很文明。”在世贸遗址带着皮皮看各种提示牌,他的英文阅读能力其实已经很不错了。皮皮的发问点又从民主竞选转为穆斯林问题了,他甚至知道多神教和一神教之间冲突的来源,这一点上,他已强出妈妈很多。乘船游曼哈顿,皮皮和妈妈坐在一层边吃牛肉干边看两岸的城市繁华。船上的解说,说了很多911事件后很多人是乘船逃离火海,大家相互帮助共渡难关的事情。对于人为的灾难,我们都深感痛恨。上船下船时,碰到很多法轮功宣传者,这个皮皮就完全不懂了。

     

    从纽约乘车去纽黑文参观耶鲁。耶鲁大学的学生做导游,脚下生风走得飞快。皮皮在后面聊天磨蹭,妈妈和他开玩笑说:“干事儿磨蹭,连耶鲁学生的脚步都赶不上,就更不可能进入耶鲁大学了。”皮皮嗔笑,却也主动地加快了步伐。妈妈被耶鲁大学美丽的校园、深厚的历史和优厚的就学条件所吸引,和皮皮说:“你努把力,来这里上大学吧。”皮皮一脸地不乐意,说:你不要随便更改我的梦想,好不好?妈妈故意问:“你的梦想是什么啊?”皮皮羞羞地说:“你明知故问!”离开纽黑文,抵达波士顿这个让妈妈魂牵梦绕的地方。哈佛大学的图书馆宏伟庄重,打开第一道门,透过第二道玻璃门,可以看到里面明亮温和的灯光和静静的人群。但游客是进不了第二道门的,上面写着“Harvard ID Holders”。皮皮站在第二道门口照了一张踌躇满志的照片。查尔斯河风光旖旎又活力四射,河面有很多只帆船在竞赛。我们三个人横穿马路,从查尔斯河边跑到MIT圆顶建筑前碧绿的大草坪上。这里也很美,还是Elen Musk的母校,但这也不能改变皮皮君目前的梦想。

     

    离开凉爽的东北部,飞往南部迈阿密。赶上滂沱大雨,海滩只做短暂停留。和幼儿园时期的爱好一样,虽然有雨,皮皮还是陷在沙堆里出不来,念念有词地倒腾着他的一大堆不知所云的沙子。临时增加了去无人区沼泽地看鳄鱼,坐着风力船,进入从未见过的浩瀚湿地,还有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