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7-29

    欢乐美东行 - [走遍天下]

     

    除开2012年的巴厘岛之行,这是皮皮君第一次真正意义的出国旅行。716日出发,在首都机场候机时,撺掇皮皮看《硅谷钢铁侠》。皮皮说:“你为什么要让我看这种书呢?”妈妈说:“让你看看男人是怎样一步一步实现自己梦想的。”皮皮说:“那还不简单,就两步。第一步,先定一个梦想,第二步使劲追呗!”对于重大问题,皮皮总是有些玩世不恭的劲儿。

     

    经达拉斯转机华盛顿,看到的是一座夜晚的空城。皮皮跟奶奶说:“美国很荒凉。”参观国会山、倒映池、林肯纪念堂,远距离观看华盛顿纪念碑。皮皮所了解的美国的历史一页一页地呈现在眼前,小伙子猛然就对美国大选感了兴趣,一路上总问妈妈支持川普还是希拉里。第二站是费城,坐了二战时期著名的水路两栖鸭子船,下水时机器轰鸣浪花四溅,因为时差还有点迷瞪的皮皮君才兴奋了起来。环费城游,才发现费城是一个很美、很有意思的城市,也有着深厚的革命历史。可惜,英文不够好,热情的导游阿姨讲的一些桥段听得似懂非懂。当别人笑得时候,皮皮在一旁捅捅我,茫然地看着同样茫然的妈妈。

     

    夜幕,从费城至新泽西。吃了一顿史上最难吃的中餐,虽然旅途劳顿大家早已饥肠辘辘,但三桌饭菜计划都原封不动地剩在桌上。加上华盛顿的那一顿卫生条件堪忧的中式自助餐,我们已经两天没好好吃东西了。幸好妈妈带了方便面,连续两个晚上临近10点,妈妈用咖啡壶烧开水给皮皮煮了泡面。虽然不堪,但却是一种新鲜的生活,皮皮吃得很欢乐。

     

    一早从新泽西赶赴大苹果纽约。没踏上美国土地之前,皮皮一直很担心见到黑人,并自称有“黑人恐惧症”。在整个东部区域,见到的黑人朋友不计其数,皮皮渐渐地不害怕了,还说:“我感觉黑人也没设么恐怖的,也很文明。”在世贸遗址带着皮皮看各种提示牌,他的英文阅读能力其实已经很不错了。皮皮的发问点又从民主竞选转为穆斯林问题了,他甚至知道多神教和一神教之间冲突的来源,这一点上,他已强出妈妈很多。乘船游曼哈顿,皮皮和妈妈坐在一层边吃牛肉干边看两岸的城市繁华。船上的解说,说了很多911事件后很多人是乘船逃离火海,大家相互帮助共渡难关的事情。对于人为的灾难,我们都深感痛恨。上船下船时,碰到很多法轮功宣传者,这个皮皮就完全不懂了。

     

    从纽约乘车去纽黑文参观耶鲁。耶鲁大学的学生做导游,脚下生风走得飞快。皮皮在后面聊天磨蹭,妈妈和他开玩笑说:“干事儿磨蹭,连耶鲁学生的脚步都赶不上,就更不可能进入耶鲁大学了。”皮皮嗔笑,却也主动地加快了步伐。妈妈被耶鲁大学美丽的校园、深厚的历史和优厚的就学条件所吸引,和皮皮说:“你努把力,来这里上大学吧。”皮皮一脸地不乐意,说:你不要随便更改我的梦想,好不好?妈妈故意问:“你的梦想是什么啊?”皮皮羞羞地说:“你明知故问!”离开纽黑文,抵达波士顿这个让妈妈魂牵梦绕的地方。哈佛大学的图书馆宏伟庄重,打开第一道门,透过第二道玻璃门,可以看到里面明亮温和的灯光和静静的人群。但游客是进不了第二道门的,上面写着“Harvard ID Holders”。皮皮站在第二道门口照了一张踌躇满志的照片。查尔斯河风光旖旎又活力四射,河面有很多只帆船在竞赛。我们三个人横穿马路,从查尔斯河边跑到MIT圆顶建筑前碧绿的大草坪上。这里也很美,还是Elen Musk的母校,但这也不能改变皮皮君目前的梦想。

     

    离开凉爽的东北部,飞往南部迈阿密。赶上滂沱大雨,海滩只做短暂停留。和幼儿园时期的爱好一样,虽然有雨,皮皮还是陷在沙堆里出不来,念念有词地倒腾着他的一大堆不知所云的沙子。临时增加了去无人区沼泽地看鳄鱼,坐着风力船,进入从未见过的浩瀚湿地,还有幸亲眼目睹了两只鳄鱼出来觅食。航道的两侧是说过累累的野梨树,开着鲜艳的黄色小花的睡莲,很原生态很美。为本来乏善可陈的迈阿密之行增添了亮点。迈阿密的餐食安排的不错,地道的海鲜饭,有美味的面包、海鲜汤、沙拉和果子酒,我们都吃得很舒服。

     

    从迈阿密驱车4小时到奥兰多,这才是此行最重要的目的地。孩子们已经很熟了,整个路上都聚集在车后方玩各种游戏,听得到皮皮在人群中洪亮的声音。他和重庆来的大姐姐、山西来的大毛二毛、北京的吸血鬼姐姐等都成了好朋友。还有一个北京小学的小妹妹,总是深情地看着皮皮君,她喜欢皮皮君,说皮皮君长得像林志颖,好几个家长都说真像。但皮皮君不以为然,他说:“不像,我比林志颖帅多了。”皮皮特别喜欢重庆的大姐姐,姐姐上高一了也是个优秀的学霸。和CYJ姐姐一样,大姐姐也喜欢玩一切幼稚的游戏,喜欢和皮皮聊天。皮皮总结说:“学霸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永远保持一颗童心。人们本来就应该保持一颗痛惜,保持对所有事情的好奇。”妈妈问:“你这句话从哪里捡来的?”皮皮说:“小王子啊,你不觉得很有道理吗?”

     

    环球影城、迪士尼,都是孩子的乐园,乐趣太多在此不表。在迪斯尼Space Moutain排队等候时,遇到一个工作人员和我们聊天,提到他妹妹在上海并会讲上海话。说着说着,他问皮皮可不可以把手里的帽子给他,皮皮下意识的说“No”。但他还是把帽子拿走了,再还回来的时候,变戏法似的,帽子里多了6张票。进入另一条通道后,我们才发现,竟然是我们一直犹豫要不要买的每张价值40元的Fast Pass。有了这6张票,皮皮君的迪士尼之行超级完美,爽快地玩了14个项目。在园区里,照样吃西餐,不管是牛排、意面还是鸡块、薯条、汉堡包,皮皮都吃得非常爽。早餐,他也能喝冷牛奶、吃自制汉堡了,这真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在迪士尼,皮皮问“我看到很多美国大人都是自己来玩的,你们为什么说要不是陪我,就不会来这里玩呢?这里多好玩啊!”That's a good question. 其实,时间和金钱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妈妈真的不知道自己喜欢玩什么。妈妈希望,皮皮能够多经历、多体验,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并愿意为自己的喜欢而努力。

     

    回北京后,妈妈躺在床上,听皮皮抱着地球仪给奶奶讲旅行的线路,讲在美国的见闻。讲美国的战争纪念馆其实都是反对战争,而不是歌颂战争成就的。美国排队的规则和中国不一样,不用抢。还讲了黑人其实没那么可怕和野蛮,很多黑人都很文明。还讲了虽然看了那么多的学校,还是最喜欢哈佛。妈妈听在耳里,乐在心里。虽然只是短短的十天,但在皮皮君的心里又种下了很多对这个世界的想法。

  • 这次旅行,是在4月去三清山时就计划好的。为了严格落实皮皮当时提出的“全程都要和小朋友在一起”的要求,妈妈主动承担了小组的订票任务,小伙伴的票都在一节车厢。皮皮对妈妈的执行力深表满意。

    在候车室和小朋友刚一碰面,皮皮把背包扔给妈妈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在反复地提醒中晃荡到车厢后,皮皮和三个小朋友做成一排,徒留妈妈在后排不断过去伺候吃喝。即使刻意地压低声音,他们还是很吵,终于满怀歉疚地下了高铁到达安阳市,皮皮却在酒店大堂的追跑打闹中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当晚夜色中穿行至一家药店,买了瓶喷雾忐忑回到房间。

    第一天是太行大峡谷之桃花谷。有水,是绿如蓝的清澈的水,水中断续冰镇着几只西瓜。团队小憩吃瓜,不意外地,皮皮不感兴趣,他在用拐棍儿打水,直打得水底泥沙泛起,清水变成浊水。还喊来小伙伴说:“我能让水冒烟”。于是,那一湖清秀的水在我们离开的时候真就变得乌烟瘴气了。行至半程,皮皮开始喊累,又说脚疼,伙伴中甚少有人这样。WYS妈妈劝说皮皮不能这么娇气,妈妈也这么认为,之后的行程也确实证明皮皮是娇气的。

    从桃花谷下来已经是下午3:00了。大部队去更为险峻的王相岩,皮皮、ZJYLDY说太累了想回红旗渠迎宾馆玩。妈妈担心皮皮的腿伤就应了他,实际上妈妈知道他的小九九。他是想让游戏女神ZJY教他打部落冲突。两个人趴在床上,专心致志地打,打到精彩处,皮皮兴奋地在床上来回打滚儿。ZJY问:“什么情况?难道是有病吗?”皮皮说:“是啊,你有药吗?”两个孩子的贫嘴本领有一拼,也都是知识面比较宽的小孩,几天的旅行,经常两人一组相聊甚欢。妈妈很喜欢ZJY,感觉她聪明、大气有主见,开玩笑说想让她做儿媳妇儿。在全班速配中,皮皮喜欢的是现阶段的全民女神GJY。他说:“我也挺喜欢ZJY的,但是朋友之间的喜欢,拿她当哥们儿。”

    第二天去的是红旗渠。抬头一望,又是漫长的台阶路,皮皮的公主病又犯。哼哼唧唧表示不愿意爬,妈妈觉得很扫兴批评了他(事后再想也不应该,其实他当时可能就已经病了,确实有些精力不济。)坐快艇穿梭青年洞,孩子们都很兴奋,除了感叹60年代人工的神奇外,就是尖叫,和迎面而来的船只夸张欢快的打招呼。平时皮皮很少吃零食和各种冷饮,和孩子们在一起遭到引诱,几天下来喝了好几瓶饮料,数不清的冰棍儿,还吃了山上的烤肠,这些都为后来的重感冒埋下了伏笔。红旗渠有特别值得表扬的地方,孩子们在红旗渠纪念馆听讲解员讲解,安静、认真的程度超出了所有爸妈的预期。虽然,从大门外开阔的、开满野花的草坡撒泼打滚儿到进入纪念馆,父母们为此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夜宿安阳洹水湾温泉酒店,皮皮终于实现了和SHB同睡一床的愿望,晚上妈妈听到“嘭”的一声,过去一看,是SHB磕了下脑袋后又沉沉地睡了。另一边是皮皮,光溜溜地蜷着。

    最后一天是殷墟甲骨文博物馆和中国文字博物馆。殷墟的博物馆设计规划有些粗糙,让人不免有些失望。皮皮也失望,因为在甲骨文字库中竟然没有赵到一直让自己引以为傲的“赵”字。皮皮说:“我发明一个吧。一个海盗船,船上站着一个人,腰间挎着一把刀。表示赵家人都很威风。”妈妈问到:“甲骨文起源于中原,没有海,哪来的海盗船呢?”皮皮说:“你怎么知道没有海呢,说不定那个时候这里是海呢?”妈妈说:“如果是海的话,就不会用贝壳来做货币了啊,因为太多了。”文字博物馆让人惊艳,从字体到载体,中华文明的积淀精华都能一览无余。期间,还有一节“甲骨文中的兵器”的公益课。皮皮极不愿意去听,末了悻悻地去了,出来时不住的感慨说:“我旁边的小孩二年级,是郑州的,认识好多甲骨文,看来这个地方还真有文化。”

     

    回程的路上,皮皮就有些病怏怏的了。同学们都在写作业,大多都是课外的,皮皮亦决出自己的不够努力。车厢出现了难得的安静,皮皮没事可干,看完了ZJY在红旗渠送他的小人书《商鞅变法》。再后来,喧嚣又起,大家都围着ZJY观摩女神打游戏。此行从热闹欢快中开始,又在热闹欢快中结束。第二天上学,临近放学,接到皮皮从医务室打来的电话,说自己发烧了。这是乱吃东西、人来疯的代价。

  • 春天来了,但是各处的春天都不太一样。第一天,我们一家4口去了离家近的天坛看春天。皮皮的注意力依然不在勃勃生长的花花草草,他喜欢跑。先是在在大道上和妈妈赛跑,以前妈妈都让着他故意让他取胜,现在可不行了,头十步还勉强有领先优势,再往后就要拼命了。妈妈索性不那么拼命,看着皮皮嗖得跑到远处骄傲地挑衅,也别有乐趣。后来,走到林子深处,还没有从冬天彻底醒来的松树下,是一片片开得娇艳的二月兰。就在这林中,皮皮和妈妈一组,与奶奶和爸爸玩起了躲猫猫。他躲在树后,藏在二月兰中,悄声指挥妈妈,你蹲下,书包太显眼了赶紧放下来;看见爸爸跑过来,大声说:“妈妈,你跑得慢,先跑回安全地带,我来引开爸爸。”妈妈气喘吁吁地跑回亭子里,回头看见奔跑的皮皮,乌黑的头发随风弹动,靠近脖颈处的头发混着汗水,在太阳下泛着闪闪的银光。

    城里的春天没看够,我们又和XXXX3家人一起去山谷里看春天。到了白河峡谷的时候,已经日过三竿了,但沿途的好风景很快就让我们消除了堵车带来的疲惫。构思假期小随笔作业《我看到的春天》成了一路上的主要话题,皮皮很反感,但还是跟着爸爸妈妈在思考。男孩子似乎天生对细节、对情感类的东西就不敏感。皮皮能很清晰的描述事情的逻辑关系和流程顺序,但却很难对描述的东西加上色彩和感情。开在路边的山杏,明亮娇嫩地将花枝伸出来。远处山上的山杏看起来是一片片灰白,妈妈煞风景地说那很像爸爸霜染的白发。皮皮却说:“我觉得像家家户户烟囱里升起来的烟。”

    白河在春风中哗哗地流淌,三个小朋友像风一样地在风中奔跑。跑得不过瘾,皮皮挥舞着HQ叔叔送的登山杖,不停地问什么时候可以爬山。终于到了可以爬的硅化木地质公园,皮皮和XX三步两步就冲在队伍前面了。他们没有走台阶路,而是一条土石松动的野路。妈妈和XX一家跟在后面,好不容易到了一座山的山顶,皮皮又问:“我们能不能到高一点的山顶啊?”可惜天色已晚,我们不得已沿着遍布马粪、羊屎蛋儿的野路,混着阵阵山杏花的清香下山了。半道儿的时候,我们还去了一家农家乐简单吃了一顿饭。饭馆里有赶不尽的苍蝇,皮皮后来提起就管这家馆子叫苍蝇饭馆。妈妈告诉皮皮:“我们这顿饭是午晚餐,应该叫LunpperLunch and Supper;早中餐叫Brunch Breakfast and Lunch。”皮皮很感兴趣,反复的念叨。他最近对文字构成,包括英语单词都更感兴趣了。

        回家的第二天,皮皮很自觉高效地完成了小随笔、钢琴和英语作业,数学和语文的作业过于简单也实在是没时间做了,妈妈就自作主张帮皮皮减负了。跳绳和仰卧起坐也完成地很好,尤其是仰卧起坐,皮皮竟然可以一口气完成40个,还在20个左右徘徊iu的妈妈感觉已经不好意思和他同台竞技了。一个上午,在爸爸的指导下,皮皮很认真地完成了一篇高质量的随笔《我看到的春天》。写得很好,好到妈妈希望他把自己写的文章当作范文背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