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4-05

    清明黄山行 - [走遍天下]

     

    和三年前的春天一样,因为竞聘考试,妈妈这一个月都过得不踏实。断断续续地努力着、断断续续地发着脾气。每当有个目标时,妈妈表现得不像个战士义无反顾地去战斗,却像个诗人纠结地思考人生。三年过去了,似乎还是没有拎清。面试那一天,父子俩出门,爸爸祝妈妈面试成功,皮皮却说:“祝妈妈面试失败。”他知道妈妈的领导几乎天天出差,打心眼儿里不希望妈妈当领导。

     

    备考的这段日子,妈妈心神颇为不宁。皮皮又事事缠着妈妈,爸爸又木讷地搭不上手,妈妈没少对爸爸和皮皮发脾气。还好,在清明节假期前一天这场考试画上了句号。妈妈满心轻松地带着皮皮,和班里其他7名同学开启了黄山之旅。

     

    1. 从云谷寺上光明顶。从山下的酒店出发,妈妈和皮皮一人一个包,背着简

     

    单的换洗衣物、零食和水,坐大巴、缆车、然后爬行,花了差不多大半天的时间到光明顶大酒店。爬行的路上,皮皮领路,带着小朋友另辟蹊径,在台阶旁的羊肠小道或小树林中穿行。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还大喊:“这才有爬山的乐趣啊!”有几个地方,坡陡路滑,又全是坚硬的花岗岩石板,眼见着他腿软打颤,在台阶路上的妈妈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了,皮皮还是坚持不走正道。拍拍满是泥巴的膝盖说:“没事儿,太爽了!”

     

        路上碰到很多为黄山挑山工,那份辛劳看得人心酸。听到有人说缆车公司怕有味道不允许缆车运送食物,必须由人力挑上山。皮皮狠狠地说:“这些人太坏了,等我有了钱,我就修一道专门用来运送食物的缆车,他们就不用这么辛苦了。”妈妈说:“他们虽然干得是简单笨重的工作,但比起小偷儿骗子,他们都是值得尊敬人。如果没有了这份工作,他们到哪里去挣钱养家呢?”小朋友陷入了沉思,说更加肯定了自己科学家加企业家合体的理想。

     

    1. 从光明顶去天都峰。晚上有疑似感冒症状并没有睡好,但第二天5:30时,

     

    皮皮还是强忍着困倦陪妈妈去看日出。除了酒店,左手峰顶出,乌压压已站满了人。走近,全是自拍杆和被大人架起来的孩子。天际已是须臾五彩的早霞,依旧令人赞叹。人群实在太拥挤了,妈妈不敢逞强架起皮皮来看,勉强抱起来看了几秒算是到此一游。太阳升出云海后,人群退去,皮皮和妈妈登上了光明顶,妈妈哆嗦着腿儿给英武站立的皮皮拍了一张照片。

     

    坐地轨缆车,传说中的过山车去西海大峡谷。过程却不如预期刺激,孩子们都觉得不过瘾,100元的票有些太坑人。于是,在会长LDY爸爸的号召下,大家都退了上山的缆车票,决定徒步从峡谷底部爬回光明顶。在会长的带领下,几个孩子不一会儿就消失在陡峭曲折的盘山栈道上了。妈妈在后面提心吊胆、竭尽全力地努力攀登着,有几次靠在栈道扶手上休息,栈道的孔隙大得可以装下两个大人,侧脸往下看,下面就是万丈深渊、布满坚硬岩石的谷底,手抖得手机都快要掉下去了。追又追不上,只有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皮皮是个胆大心细的孩子,自己会照顾好自己。还好,终于在路途一半的时候,看到了正在休整的第一梯队。就这样,我们花了近3个小时,在日落时分达到光明顶。在顶上,看着一轮红日缓缓漫出天际,感觉这一天的攀爬真是颇有意义。

     

    1. 在徽州古城体会徽派文化和皖南春景。自从在山下的酒店一人买了一把登

     

    山杖后,黄山行就变成了一场走一路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