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9-23

    第7个中秋 - [父与子]

    这已经是皮皮过的第七个中秋节了。北京卫视里有个节目在播“我的第一个中秋节”,有很多可爱的图片。皮皮来了兴趣,问“我的第一个中秋节怎么过的?”。妈妈一怔,使劲回想,在奶奶帮助下,才记起第一个中秋节时皮皮满43天,是月嫂离开的第一天,全家人笼罩在一种心照不宣的紧张中,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每一天。翻看老照片,那时的皮皮看起来就像个易碎物品,因为相对孱弱和太多的未知让人揪心。再回头看看现在,上下翻飞,英气逼人的皮皮,实在是要感谢岁月的神奇了。

    中秋当晚等至晚上八点多,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但还是开得迟了些,原定与HH一家去天坛赏月的计划调整为护城河边。月光在云影中穿梭,忽明忽暗,两个小朋友在地上声音忽快忽慢,声音忽高忽低地奔跑。HH身手矫健,一会儿一个干净的侧手翻,皮皮在一旁磨刀霍霍,却终于还是限于比划,手都不曾撑地。身体上的极限,皮皮总是怯于挑战,但好在他并不因此而沮丧,他依然享受于自己的喋喋不休和一路鬼马精灵的想法。

    第一周试行积分制,剑指“小学生好习惯”,效果显著。考察项分为:按时起床、吃早饭、练钢琴、完成作业、睡前跳绳、整理书包、按时睡觉。得分规则:每天各项表现出现一个“X”或两个“半对勾”当天就没有“小红星”,每周的“小红星”数量超过5枚,本周可以得“小红旗”。奖励规则:每个“小红星”一元钱,本学期得够12个“小红旗”,可以去马尔代夫亲近大海。对大海向往产生了巨大的动力,皮皮甚至对半对勾都斤斤计较了,最困难的总要磨叽的钢琴练习,也变得轻松和高效了。

    学会蛙泳了。将会没会的最近几次,入秋的泳池已经很冷了,皮皮却表现分外神勇和兴奋。每次回来,都要详细地描述一下自己的进步,比如又摘掉一块板,唤起蹬腿配合上了,扔了手漂等。皮皮还在和胖爹比赛,在胖爹去游而自己没去的那一天,皮皮会很忧虑,担心爸爸超过自己,以免仔细询问爸爸的进度,一面忙不迭地让妈妈和张教练练习自己的学习时间。学会游泳,皮皮很高兴,全家都很高兴,尤其是一直对皮皮运动天赋担忧的妈妈。最重要的是,游泳让皮皮明白了一个道理:“学的慢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坚持学,只要坚持就一定能学会。”

    最后一天,去南海子公园和班里的小豆包们聚会,有WYSQARWJY。破天荒的,全是男孩,皮皮说应该叫男孩子公园。爸爸作为唯一的爸爸代表,受到妈妈们的表扬,在这里也赞一个。看到一只长着獠牙的鹿,大家都很好奇,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皮皮说:“可能是公园管理员给它安的假牙,故意耍我们呢?”后来看到介绍说那是河麂,又叫獐子。还看到黑天鹅,皮皮问:“妈妈,你不是说黑天鹅是很少见的,我怎么一下子看到这么多?”

    每天早晨,都是胖爹陪着从街边的巷口走到学校门口,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各自背着双肩包,边走边聊。今天胖爹出差,妈妈陪皮皮走的时候,皮皮总对妈妈指指点点的,什么爸爸都不拉着我,爸爸走路不挤我,爸爸给我照相的时候就不嫌我没有表情云云。周末在家,好半天听不到任何动静,妈妈推开房门想看个究竟。父子俩慌忙从床上起身,胖爹边收拾植物大战僵尸的残局边说:“就刚玩了一小会儿。”瘦皮皮瞬间溜到门外,跳起来喊:“妈妈,你就是我和爸爸的天敌。”父子同仇敌忾的样子,很让妈妈嫉妒呢。

  • 2013-07-19

    暑期开始 - [父与子]

         眼看着暑期就要过去1/3了,因为各种课程穿插进行,皮皮君并没有体会到期待中悠长假期的闲散和放纵。不免抱怨,隔三岔四地问:“为什么你就不能把我送到广州去和姐姐们玩?为什么你就不能请假陪我去迪士尼?为什么我就非得不缺课?我什么时候才能什么都不干光玩呢?”的确,这个假期安排得很不好。英语课之前因升班停了两个月恢复后就没有暑假了,好不容易才报上的视唱练耳开课时间也在暑期,被老师寄予厚望的珠心算精英赛也安排在暑期。7月又是工作上传统的繁忙月,妈妈也抽不开身陪皮皮出去玩,干脆变本加厉地在固定课程外又加了10天的数学思维短训课。加上足球和游泳,这前20天的假期过得确实过于满当。在此,除对皮皮君超乎预期的忍耐和好学大赞之外,还要隆重感谢一下带着皮皮君在流火的7月四处赶场子的奶奶,奶奶辛苦啦!

    说说学游泳。甫一入夏,皮皮君就斩钉截铁地说:“不管多难,我今年一定要学会游泳。”妈妈听了,心里很美,感觉他瘦长的胳膊腿儿到处都蕴藏着能量。等到大步流星地走进泳池,下水第一泡,皮皮就嘴唇青紫、浑身哆嗦地心生退意。第一次,憋气。囫囵练够310秒的就草草收场。去冲热水澡取暖的当口,妈妈鼓励皮皮要克服恐惧,皮皮却说:“妈妈,我觉得游泳这个运动不好,就是个4不像,不像青蛙,不像蝴蝶,不像鱼,也不像人。不学算了,太别扭了。”没成想隔墙有耳,回到泳池时,一个阿姨正忍俊不禁地向同伴讲:“刚才有个小朋友可好玩了,不想学游泳了,说嫌游泳4不像……”然而6岁的皮皮,毕竟是个小小伙儿了,内心已有了自我驱动的力量。在妈妈都不忍心看他冷得哆嗦地不敢下泳池而打算放弃时,皮皮却在暗暗鼓励自己坚持下去。第二次去没有拒绝,第三次就主动要求了,想起来还会自己搬个脸盆在家练憋气。胖爹表现也不错,为了给儿子树立榜样,年近40的不善运动之躯也勇敢地跳进泳池开始了学习游泳的历程。希望父子俩能坚持下来,皮皮都知道,学得晚不要紧,学得慢也不要紧,要紧地像乌龟一样坚持学。

    看到《南方周末》一幅女子含枪自杀的画。皮皮君评论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妈妈听了为之一惊,记起来好像是某晚小区散步时给他讲有个大哥哥因找不到工作而跳长江的事情时妈妈讲过。第二天,皮皮君又和妈妈说:“妈妈,人无论多么不快乐都不能自杀,只要努力,困难总会过去的。妈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后面还有一句“不可或损”。你没告诉我,爸爸告诉我了。”对于语言和思想的理解能力,皮皮君又精进一步了。

    716日,北京大雨。早晨爸爸妈妈并肩出门后,皮皮焦急地对奶奶说:“糟了,我忘记提醒妈妈开车慢点了,雨这么大,妈妈又是个急性子。”后来,他又和奶奶说:“奶奶,我想做一个快乐的人,不仅自己快乐,也给别人带来快乐。”这孩子,最近哪来这么大正能量啊?难道是自己晨读《美女与野兽》《花木兰》还有《阿拉丁》颇受感化?

  • 2010-06-22

    父亲节补记 - [父与子]

        相比母亲节,父亲节过得实在太悄无声息了。妈妈想起来的时候,太阳都快落山了。匆忙给舅爷打电话慰问了一下,顺便跟瘦总管说:“爸爸今天过节,快去跟他说节日快乐。”之前的铺垫太少,气氛渲染的也不够,瘦总管不明就理,没有从命。反问:“爸爸为什么也要过节啊?”这个问题问的有些深度,用瘦总管掌握的词汇量来描述比较困难。上班第一天,做了个简单的调查,身兼人子和人父两职的同事都说:“没人慰问我,我也没慰问人。”

        母亲节的短信漫天飞舞,父亲节的短信寥寥无几。收到的几条意境也大多沉重多于温暖,看着看着就想起了“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女的老去,总和慈祥、福态联系在一起;男的老去,更多是和无奈与不得已的服输联系在一起。舅爷就这样,70多岁的人,总是慨叹自己整天头昏昏沉沉,啥事都干不了。在这个世上,男的似乎天经地义的必须干点事才像话。就冲老来待遇的这点差距,妈妈也得同情一把胖总管,即使他现在比姆们富态很多。谁让人家连过个节都这么尴尬呢?

        在高中校友,儿童文学作家孙卫卫博客的推荐下,断断续续地读完了刘再复、刘剑梅父女合著的《共悟人间》。妈妈是很希望胖瘦二总管之间也能像挚友一样坦诚、平等地对话的。现在看来,胖总管做得不错。相比起妈妈抑扬顿挫、恨铁不成钢的说教式沟通,瘦总管似乎更喜欢胖总管的平和与低调。书中,最能引起妈妈共鸣的是父女二人一直试图建立的人生观:积极认真的态度和行动,同时又能保持身心轻松愉快。这是妈妈希望皮皮拥有的。对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据说,在妈妈出差的时候,胖瘦总管经常在卧室促膝相谈。那是真的,他们俩都属于心思极其纯净之人。在一起,要比与我等忧心忡忡之人在一起更轻松。父亲节当晚,瘦总管出卧室进卫生间解手,途经客厅。胖总管正在荧光明灭中看球,瘦总管侧着头,边走边说:“爸爸,你还在看球呢?”他们已经有了老友式的寒暄了,呵呵。

  •     1.  家里有一大一小两只棕熊,大的叫小虾,是皮皮的儿子,小的叫小米,被皮皮收为孙子。一天,皮皮自己抱起小的,将大的递给爸爸,说:“爸爸,你抱你的孙子,我抱我的孙子。”

        2.  皮皮抱着小虾,说:“我的儿子耳朵圆圆的,有个黑鼻子,爱吃蜂蜜,很帅。”坐在一边的妈妈问:“那你觉得你的儿子帅还是我的儿子帅。”皮皮沉吟了一下,坚定地说:“我觉得还是妈妈的儿子帅。”从那一瞬的沉吟,可以看出他内心小小的纠结了一下。

        3.  20101月开始,在大小便尚不能自理的情况下,皮皮同志不知天高地厚地坚决地拒绝了纸尿裤。作为代价,皮皮经常在玩得起劲时,被要求对着塑料壶嘘嘘。实在不情愿的时候,搬出小虾参观,皮皮言传身教地嘘嘘完后,皮皮会不忘了说一句:“儿子,你的爸爸乖吧?”

  • 最近,皮皮已经不怎么喊爸爸为“爸爸”了,而是喊“胖总管”,并自称为“瘦总管”。也是,《托马斯和他的朋友们》里的胖总管,白白胖胖,游手好闲,和爸爸的形神皆高度相似,难怪皮皮对号入座呢。

    妈妈出差数日,胖总管与瘦总管的感情与日俱增。话说胖总管吃饺子,瘦总管也要吃两口;胖总管饮茶,瘦总管也要喝水;胖总管出恭,瘦总管也要嘟嘟叭叭。甚至亲密到每晚,瘦总管都要拎着自己的枕头和小铺盖到胖总管的房间里来耳鬓厮磨一番。

    胖总管奉总管夫人之命,买了套《小熊和最好的爸爸》。与皮皮肩并肩地坐在沙发上时,皮皮拍拍一旁的胖总管说:“这是皮皮和最好的爸爸”。又想起那句“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家夫妇同罗帐,几家飘零在外头”,因为,妈妈在天涯海角打电话给皮皮的时候,皮皮说“别接妈妈电话,我不喜欢妈妈。我不爱妈妈,我只爱奶奶和胖总管”。

  • 2009-12-18

    不肖子 - [父与子]

        据说,Y染色体的自私性决定了老子更宠爱长得像自己的儿子。就凭那一对酒窝,皮皮也不用有“不肖子”的担忧。但这父子俩内里的不同也在次第展开。

        皮皮又一次不知轻重,啪啪地打妈妈的脸。作为惩罚,妈妈决定沉默,以对付爸爸的方式对付这个坏小子。且看皮皮接下来的三步曲:

        Step1:飞快地、敷衍地说了声:“妈妈,对不起,我给妈妈道歉了。”

        Step2:妈妈不为所动,皮皮像个跳梁小丑一样,扶着床沿来回跑。一会儿摇着台灯说:“妈妈,我玩电了。”一会儿,嘴里“噼里啪啦”,喊:“妈妈,我玩鞭炮了,很危险的。”哼,小样,还威胁上老娘了。

        Step3:彪悍的老娘依然冷眼旁观,皮皮终于开始变招了。叨叨着说:“妈妈别生气了,妈妈对不起,我给妈妈唱首歌吧”。接着就开始了五音极其不全,不知所云的自编自唱。

        看到妈妈的脸阴转晴,皮皮扑通跑过来抱着妈妈的脖子,说:“妈妈不生气了,妈妈陪我吧。”哈哈,单就这点,皮皮也比只知道在一边干着急的爸爸强。

  • 2009-10-15

    得瑟 - [父与子]

    说的是爸爸。在成都机场候机,结束旅行的舟车劳顿后,顿时感到二人世界静得有些让人无所适从。几乎同一时间,爸爸妈妈问:“臭皮在干嘛呢?”于是,打电话。还没和妈妈热乎几句,皮皮就问:“爸爸呢?”手机转到爸爸手里去了很长时间,看起来好像煲起了电话粥。

    妈妈看得有些眼热,爸爸收起电话,吧唧着嘴(不知道为什么,爸爸得意洋洋时,都像饿死鬼刚吃了顿年夜饭一样,唾液分泌旺盛),说:“皮皮给我唱歌了。唱的是:爸爸,我爱你,你看天空多美丽,我要把你带到天上去。”

    妈妈这边厢正遗憾万分呢,爸爸又问:皮皮给你唱歌了吗?更过分的是,在候机厅半小时里,爸爸想起来就问一句:“皮皮给你唱歌了吗?”不就是一首口水歌,用得着离间我们血肉相亲的母子关系嘛,瞧把死胖子给得瑟的!

  • 2009-09-29

    地位 - [父与子]

          有天早晨,爸爸很大声地说话。妈妈仇恨的眼神唰地飞过去,说:“小声点,皮皮在睡觉呢。”爸爸灰常灰常不知趣地问了一句:“在我们家,我是不是没有皮皮地位高啊?”爸爸问的有点自取其辱,因为妈妈愣了一下后,问了句:“你有地位吗?”

        每天吃晚饭的时候,好像形成了低级的条件反射一样,皮皮必定要拉着捧着碗正准备大快朵颐的爸爸,死拉硬拽地喊:爸爸,放鸭鸭。爸爸必定是要和皮皮谈判一番,比如就1次,就1分钟。结果,总是皮皮如愿看了5分钟以上的电视......机器彻底打开之前,皮皮偶尔还要抱怨一下:打爸爸,爸爸买的,慢。

       皮皮最喜欢唱的是:《世上只有爸爸好》,还有《爸爸爸爸辛苦啦》,很少有妈妈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