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1-25

    08号消防员 - [最喜欢]

    08号消防员”是瘦总管最近一次在比如世界玩时的代号,他很喜欢,并对消防演习的游戏乐此不疲。奶奶是消防局长,妈妈是消防队长,瘦总管是08号消防员,胖总管是07号消防员。主力是队长和08号,每天晚上,消防演习都要在一席之地的大床上演练很多次。瘦总管很投入,投入到要尿尿的时候,都忙不迭地跟队长说:“报告队长,08号要去尿个消防尿,一会儿就回来。”马桶短促的一响,瞬间的功夫,就见08号消防员光着腚,提溜着裤子旋风一般归来,气喘吁吁地说:“队长,请帮08号提下裤子吧,08号还要继续灭火。”

    昨天因08号略感风寒,局长指示因为不舒服,演习必须中断一次。今天从幼儿园回家的路上,08号问:“妈妈,你今天感觉舒服吗?”妈妈说:“舒服啊。”08号马上接茬:“08号也很舒服。队长,我们今晚接着灭火吧。”

    得知妈妈明天又要出差,出差是领导安排的不能不去,不去就会挨批评,08号消防员提了一个想法表达了他的不满:“妈妈,让你的同事都吃多点,长壮一点,把你们领导打一顿,然后再找只老虎把他吃了。”这句话,听起来很给力。

  • 2010-10-27

    喜讯二则 - [最喜欢]

        其一,幺妈妈怀孕了,家里人都很高兴,空气中飘着花开的声音和花开的味道。得知消息后,妈妈问皮皮:“你想要个弟弟还是妹妹啊?”皮皮想了想说:“弟弟妹妹都想要。”第二天,妈妈下班回家,问皮皮:“你今天想妈妈了没有?”皮皮说:“我今天没有想妈妈,我想弟弟妹妹了。”

     

        其二,今天是片区会的最后一站,妈妈的鸟人生活就要结束了。收拾行李箱的时候,皮皮跑过来抱着妈妈的脖子说:“妈妈,我不要你出差,我要你上班。”皮皮对妈妈的期望值已经由不上班变成不出差了,可是妈妈还是没法满足,真是有些心酸啊。不过皮皮到底是个很阳光的孩子,听妈妈说星期五回家陪他看米奇妙妙屋,皮皮马上又欢乐起来。

     

    昨天晚上,史上第一次(深深地检讨),妈妈去幼儿园接皮皮放学。鲜花朵朵的教室里,还是一眼就能发现皮皮最灿烂的笑容。在幼儿园等爸爸从地铁站赶过来的空档,皮皮挨个儿地给妈妈介绍各种玩具,说:“我们幼儿园有很多玩具,就是一个公园。”他还说:“我们晚上吃的贝壳面,很好吃,小朋友都很爱吃。”他不再像个小糊涂虫一样每天都说自己吃的是“素炒牛肉白米饭了”,他已经爱上他的新幼儿园了。

    圣严法师的书,似乎不应该在还生机勃勃的30多岁就看,但妈妈还是看了,看得还颇有收获和共鸣。从皮皮的身上,妈妈知道,其实成人有时候费心寻找的那种心境,那种精神,孩子就有,只不过在成人的时候被弄丢了。还是要找回来的,遇到问题的时候,学着像皮皮一样,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

  • 2010-10-12

    国庆7天乐 - [最喜欢]

    国庆7天长假,在胖爸爸的坚持下,基本实现了“长假不能白过”的目标。第一天,玉渊潭公园划船赏秋;第二天,美术馆双年展、三联书店接受艺术熏陶;第三到六天,青岛自驾游;第七天,休整。

    三联书店,皮皮自己挑了一本《吹牛大王历险记》,他是被立体的封面和带着“吹牛”的书名吸引的。买的时候,皮皮特意叮嘱妈妈:“你把这本书带去青岛,在青岛给我讲。”实事证明,皮皮首次自主购书是次失败的经历,因为那里面的故事太过简单、暴力,妈妈讲不下去,皮皮也听不进去。目下,它已被遗忘在皮皮书架上一个看不见的角落里了。

    美术馆双年展的主题是人与环境,皮皮看懂了的,好像只有3幅画,一幅“地震之后”,一幅“1998年的望京”(皮皮说那是垃圾堆),还有一幅“鸟巢”。在一层左侧展厅里,皮皮指着被困在网中的人,非常坚持地说:“那是只老虎,老虎被抓起来了。”

    High的地方在青岛。皮皮扎进沙堆里就不愿意再出来了,每天最想去的地方就是海边。石老人海滩去了两趟,头一趟皮皮临走时过了一把瘾,扑腾一下,光着脚丫、穿着长裤跳进了自己的挖的大水坑,浑身泥沙俱下。第二趟,皮皮临走时给他挖得城堡撒了泡尿,就着青岛爽朗的阳光,呼啦啦的海风光着屁股跑了很远。

    此番远行,胖瘦总管都经受住了考验。胖总管一人铁肩担道义,非常Man地拒绝了妈妈跃跃欲试的驾驶请求,一人安全地开完了往返全程;瘦总管体力和精力基本经受住了考验,自己玩得很High,还很配合地在崂山的盘山路上睡了一个长觉。美中不足的一点,路程还是有些长,往返的最后阶段,瘦总管都晕车了,看起来很可怜人。

  • 2010-08-30

    掏耳朵 - [最喜欢]

    皮皮有个癖好,和妈妈一样的——喜欢别人给掏耳朵眼儿。在黑灯瞎火的古时候,无知者无畏,技师是个头高不了1公分的二姨,用的工具除了火柴棍就是黑色的发卡子,想想都挺让人头皮发麻的。但是,在娱乐休闲活动极度匮乏的古时候,掏耳朵的活动却是那么令人向往,妈妈经常侧趴在二姨的怀里眯起眼睛等待那醉人的一掏一抽一痒。下次还想掏的时候,总是向二姨许比较狠的诺言:“你帮我掏耳朵,我感谢你一辈子。”

    公元2009年,某次沐浴更衣活动结束后,皮皮喊耳朵痒痒。妈妈用新式武器——细轴棉签(听听多么有技术含量,又多么的有环保理念),在皮皮的耳朵口捣鼓了一下,并成功地裹挟出一大片耳屎,从那时起,皮皮知道了耳朵、眼睛、鼻子和屁眼都会拉巴巴,只是屁眼的比较臭。从那时起,皮皮也深深地恋上了这项有着悠长历史的民间休闲养生活动。

    昨天,皮皮再次跳上沙发,不由分说地侧头躺在妈妈的腿上,要求给他掏耳朵。妈妈把从二姨那里继承来的,跟民间艺人偷师学艺来的五般程序给弄全活了。一揉,二掏,三转,四吹,五压。肘下的皮皮眯缝着眼,微张着嘴,似睡非睡,似笑非笑。妈妈问:“痒吗?”皮皮无限真诚和满足地说:“痒,是舒服的痒,很舒服!”

    妈妈是典型的薄地担不起二两鸡粪的人。客户的满足给了妈妈追求尽善尽美的无穷的力量。妈妈打算下次再亲身体验一下“耳烛”,那种利用“真空负压”效应的掏耳技术,那可真是高科技了。等学成归来,先在胖总管身上试验下。就这么定了。

  • 2010-08-26

    快乐童年 - [最喜欢]

    皮皮过生日那天,妈妈才知道,那个山不在高的野鸡幼儿园的官方名字叫“快乐童年”。渐行渐珍惜,眼看着就要和小区幼儿园say googbye了,皮皮以及妈妈都对“快乐童年”有了更深的不舍。

    这几天皮皮已经开始上每天两小时的槐柏幼儿园的适应课了。早晨起床,对皮皮说:“我们今天要去上幼儿园了。”皮皮迷迷糊糊中一个激灵,很清楚地说:“妈妈,我想去小区幼儿园,不想去槐柏幼儿园。”前天,从槐柏归来的皮皮,100开外,看到张老师的背影,马上就跑过去,大声喊着“张老师”,扑进张老师的怀抱。昨天下午,皮皮骑着自行车来到幼儿园门口,他说要去接好朋友们放学,他的好朋友包括:团团、丫丫、甜甜、QQ等。

    过不了几天,皮皮的这些好朋友全都要四散在各类不同的正式幼儿园了。这三个月(678)培养起来的深厚友谊不知今后是否还能继续? 妈妈大学以后的交往圈是相见多于怀念,而大学之前直至幼儿园的小朋友,却是怀念多于相见。虽然只有短短三个月,妈妈也想在此记上一笔,让长大的皮皮知道,2010年的6月到8月,他在“快乐童年”幼儿园和总是叫他“臭皮皮”的张老师、王老师,和被他咬过,和他一起唱过生日歌,在小区里疯跑的小朋友渡过了一段很快乐的童年。

     

  • 2009-08-14

    生日快乐 - [最喜欢]

    皮瘦瘦同学,生日快乐!

    妈妈问皮皮:你就要过2岁生日了,你要个什么礼物啊?

    皮皮答:要个Happy to you礼物。(原来是因为小玻、小玻爸爸过生日的时候,大家都要唱“Happy birthday to you”。)

    妈妈问皮皮:小恐龙10岁了,它的生日蛋糕上插了10根蜡烛。皮皮的蛋糕上应该插几根啊?

    皮皮答:两根。

    所以,给皮皮的蛋糕一定要插两根蜡烛,名字就叫“Happy to you”。

    据说崑崑表姐、嘉嘉表姐废寝忘食地自制了生日礼物给弟弟,现在各自藏起来了,等着给皮皮惊喜。皮皮好期待啊......

  •     忘了是什么时候了,皮皮就会跑了。会跑不奇怪,奇怪的是从此妈妈就没见过皮皮稳稳当当、慢条斯理地走过。随之而来的,是大运动能力的全面提升。

        看着大一点的哥哥很Cool的在园子里溜滑板车,皮皮很羡慕。妈妈下班回家,皮皮就飞身上去,一脚踩板子,一脚在下面划拉,妈妈好生诧异。奶奶跑过来说:“你儿子想让你给买个滑板车 。”皮皮点点头,说“妈妈买”。原来小孩子也有鸟枪换炮的欲望。奶奶总是第一个理解皮皮需求的人,怪不得皮皮跟奶奶亲呢。

         皮皮原本是安静和慵懒的,对不到两岁的孩子妄自结论也源自爸爸的那一半基因。现在看来,似乎真的错了,有些让人欣喜。

        春和景明的时候来了,皮皮已经不爱着家了。一说出去,马上戴上自己的帽帽,朝门口狂奔。昨晚,甚至连电梯间都成了他的球类运动场地。和妈妈一起能做的运动是“蹲下起来”。妈妈腹肌一向不好,没做几下就撤退了,皮皮还津津有味地想继续。看到一个小哥哥打太极拳,也像模像样地跟着比划。

  • 晚上一直哭闹,哼了很多儿歌、童谣给他听都不管用。无意间哼了《浪奔、浪流》,他居然止住哭声,目不转睛地倾听。妈妈和着曲调,抱着他偏偏起舞时,他还露出了难得的笑容。算是补上爸爸不和妈妈跳舞的缺憾了。

    还喜欢听《友谊地久天长》、《射雕英雄传》,呵呵。

    从今天开始频繁地吐舌头,舔嘴,妈妈上网查了一下,原来是唾液腺开始分泌唾液了。

    便便里又出现奶瓣了,还有线状物,消化不良,需要继续服用妈咪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