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6-04

    大班体检结果 - [健康]

        4月份的体检结果出来了。经过一年,皮皮身体发育一切正常。也就是说,还是个正常的瘦子。

        身高:117.3cm(+7.2cm)体重:19.3kg(+1.9kg) 血色素:128(+0)龋齿(0,拔掉1颗)视力:正常(左1.0,右1.0)听力:正常

  • 自己不会是那个最幸运的人 ,但也绝不会是那个最倒霉的家伙。这是侥幸的想法,与其说是侥幸,不如说成偷懒。这种偷懒从对自身的期许很自然地蔓延到了皮皮身上。每当有所期许,需要行动的时候,妈妈就想,就这样罢了,皮皮不会是最好的,但也不会是最差的;不是最强壮的,但也绝不会是最虚弱的;妈妈不是最努力的,但也不会是最懒惰的。就这样,在走走停停的节奏中,一切好像刚刚开始,还来不及细致地展开,皮皮竟然就要满5岁了。

    就在昨天,皮皮被确诊感染了传说中的手足口。也听说了最近手足口来势凶猛,细心的妈妈们都不让孩子去幼儿园了。习惯侥幸的妈妈把它当回事,照常将皮皮送往幼儿园。没想到,这热闹,真就被给赶上了。因为是班上发现的第一例,班上全体孩子放假10天。听到这个消息,皮皮心思有些沉重,陷入了自责。妈妈只好说,对于小朋友们来说,皮皮是休假事件的福音而不是祸根。周五下午的绘画课也没法上了,皮皮敏感地追问:“为什么不能上啊?我可以去。”妈妈只好说:“因为王老师有事?”

    抓紧恶补了一下关于手足口的所有常识:手足口是肠道病毒引起,而不是呼吸道的,传染性很强,所以需要隔离;一般为轻型的手足口,需要一周左右的恢复期,重型手足口可能引起生命危险,因此家庭护理很重要;大人虽然不会受感染,但可能携带手足口病毒从而使幼儿患病。疱疹争先恐后地往外窜,偶尔低烧,精神头还不错,但嗓子疼起来看起来确实有几分煎熬。

    妈妈格外温柔地与皮皮一起读绘本---《天使的笑脸》,问皮皮:“你相信有天使吗?”皮皮一脸不屑:“嗨,不相信,那只是一个传说。”妈妈又问:“那你相信有圣诞老人吗?”皮皮很肯定地回答:“我相信。虽然我没有见过,但是有圣诞老人,我没见过他,是因为他一直住在北极,很远的,又很冷。”没想到,这么嬉皮的一个小人儿,对圣诞老人信得那么真。不知道,哪一天,他才会失望地意识到那也只是一个传说?

    奶奶全天候在家陪皮皮。因为皮皮很安静地数万了300多枚硬币,又清楚地对外币、人民币进行了分类,奶奶完全忘记了操劳的辛苦,很满意地对爸爸妈妈说:“我们这个娃娃真的很不错,动起来动静很大,静下来也能很安静,静很长时间。”因为生病,本就很疼孙子的奶奶对皮皮更加溺爱,从头到脚的按摩,边玩耍边吃饭,破坏行为已经到了上房揭瓦的程度。皮皮也和奶奶更亲了,经常会像个小膏药一样贴在奶奶的怀里或者背上。

    穿着皮皮最喜欢妈妈穿的粉色睡裙,与皮皮面对面躺在床上聊天。皮皮从妈妈的发间发现了几根白头发,思索了一会儿,有几分伤感地说:“妈妈,你看起来没有以前年轻了。”妈妈问:“妈妈哪里显得不年轻了。”皮皮说:“你有白头发了,你的眉毛看起来也没有以前黑了,颜色变淡了,而且有些地方有些稀,不均匀。”妈妈还没来得及转怒为悲,皮皮就已经伸出小手,轻轻地捋妈妈的眉毛了,边捋边说:“妈妈,我帮你弄弄,能变得均匀一些。”这个孩子,心思细腻得真让人心动啊。

  • 2012-05-25

    大体检 - [健康]

        4月份大体检的结果出来了。皮皮结果如下:身高110.7cm;体重17.4kg(班里最重的孩子已经26kg了);健康状况:正常;体能测试:及格。班里37个孩子,与皮皮一起战斗在及格队伍里的是8个。向来虎背熊腰、身手敏捷的妈妈看到这个表格,彼时的心情,不用说,你懂的。

    体能测试里,其它项目尚可,最差的三个项目是:网球投掷、走平衡木、双脚连续跳,以2分成绩稳居榜尾。妈妈就纳了闷了,那天发脾气扔包子不扔得挺远的吗?怎么扔网球时就歇菜了呢。虽然有年龄偏小的因素在,但皮皮的体能整体还是弱的。要趁着现在天气好,通过后天的不断努力,去和胖爹的坏基因做不懈地斗争。

    想起来之前PPZ妈妈发来的《拯救男孩》的文章。皮皮是另一类需要拯救的男孩,语言和逻辑思维能力强,而动作能力(包括小动作和大动作)明显弱。同在一班的YY小朋友已经可以很工整地在四线三格的英文作业本上写满漂亮的英文单词和句子了,皮皮同学还在为“7”的镰刀头究竟应该朝左拐还是朝右拐而发愁,“8”字不用两个圆圈拼起来的方法必定是会倒下来的。

    画画最近进步很大,进步不在技法上,而在于终于可以安静下来,有耐心地去涂抹了。画完画讲故事依然是皮皮的长项,只是故事的丰富与画面的准确性两相对比下来,画还是逊色很多。手脑配合的鸿沟难道真就那么难以逾越吗? 不怎么费尽的,皮皮认识的汉字已经有5、6百了,横竖撇捺沟点划那么复杂的结构他都能分辨清楚,为啥就不能用手一笔画出个脑袋不偏的“7 ”来呢?

    在东莞见到大学同学。这个年纪,多年后的重逢,除了分享一些各自了解的同学近况,孩子这个话题最能引起共鸣了。同学推荐了清华大学心理教研室王龙的视频,讲了自己如何与老师沟通,向老师提“上课的时候,多提问我的孩子”的唯一要求。记下来,等闲的时候学习学习。

  • 2012-05-17

    命根子 - [健康]

    晚上睡觉前,皮皮提着自己的命根子,很沮丧地对妈妈说:“妈妈,我总想尿,但是尿不出来。”是真的,十分钟之内,往返卫生间34次,却只有眼泪似的几小滴。这可是关乎命根子的大事,妈妈一下慌了神,上网查询,有两种判断:病理性的炎症或精神性的压力造成尿频。妈妈赶紧冒充大夫在灯下仔细端详,不红不肿,皮皮也说不痒。用红霉素眼药膏仓促敷衍后,妈妈脑子快速倒带,想翻到引起精神性压力的那一片儿。于是,就有了一下对话:

    妈妈:最近老是有没有批评你啊?

    皮皮:不是都跟你说了吗,老师都夸我变乖了。该说话的时候说话,不该说话的时候不说话。

    妈妈:那最近有没有小朋友欺负你,或者打架碰到你的小JJ

    皮皮:没有。他们都认为我比较强大不敢欺负我,而且幼儿园里不许随便打闹。

    妈妈:你要记住啊,除了妈妈和奶奶之外,如果有人动你的小JJ,一定要告诉妈妈啊。

    皮皮:为什么呀?

    妈妈:那是你的命根子,如果不小心碰坏了,后果就很严重了。

    只要是男生,不管多稚嫩,对自己命根子的疼惜都是与生俱来的。皮皮听着听着就花容失色了,带着哭腔问会不会带他去医院开刀。趁机对皮皮进行了《安全比成功更重要》的几点教育,皮皮似懂非懂地听明白了一些。

    分析到后来,妈妈发现精神压力的祸首可能恰好是自己。晚饭时,皮皮毫无前兆地,粗鲁地扔掉奶奶辛苦蒸的包子时,妈妈火冒三丈,大声怒吼,并打了皮皮屁股。谴责一下自己,但是只能在心底悄悄地谴责,如果大声说出来,还不知道胖爹、奶奶、皮皮三人如何结成同盟,群起而攻我呢。

    一晚无尿,早上起床尿了一大泡。妈妈心稍稍放下心来。晚上回家,问在幼儿园的“嘘嘘”是否正常,皮皮大声说:“没有什么不正常,今天尿的又多、又远。”

  • 2011-12-29

    与肉无缘 - [健康]

    很早以前,奶奶就说过:皮皮这个名字起得不好,要是叫嘟嘟或壮壮的话,我孙子可能会胖点。皮皮瘦,与肉无缘,名字是第一道诅咒,第二道,也是屡试不爽。但凡有人前一天说过皮皮胖了,第二天皮皮保准生病。一个月前,表姐一句“皮皮胖了,脸都变圆了”,话还没放凉,皮皮就得支气管炎了。这周一,爸爸给皮皮洗澡,皮皮很得意地对爸爸说:“爸爸,我觉得我的小腿和大腿都长肉了”,囫囵觉还没醒,凌晨2:30,爸爸妈妈就被皮皮的哭闹吵醒。皮皮坚定地说:“妈妈,我的耳朵疼,快带我去医院。”急诊医生用窥镜照了照,轻描淡写地说:“中耳炎,感冒引起的,两只耳朵都发炎了。”总是这样,千辛万苦养起来的肉肉总是在皮皮身上呆不住。直到今天,在一群肉嘟嘟的小朋友中看到皮皮,妈妈都会想起那句歌词:“人群中再次邂逅,你还是那么瘦!”

    上周瑞思考试,皮皮20道题答对14道,一年过去了,皮皮轻轻松松地就实现了“0”的突破。但皮皮似乎总是宠辱不惊的。对于妈妈的反复盘问,他很平淡地说:“都跟你说了,Michale20道题都答对了,其他同学我不知道,我有可能是错得最多的。”体能上,皮皮和大孩子还是有明显差距,所以跆拳道课上总是会有些随波逐流、察言观色的不自信。心智上,皮皮的思考能力没有明显差距,完全可以和大孩子交流和沟通。比起跆拳道,他显然更擅长和喜欢围棋课。兴趣班已经停了,但他还是会时不时地拿出棋盒,摆好棋盘,念着棋谱,和爸爸走几招。

  • 2011-10-24

    急性胃炎 - [健康]

    千辛万苦地等来两天周末,却被两日的雾霾天气和皮皮君的一场急性胃炎给冲得泡了汤。急性胃炎由两方面错误引起,一是吃得很饱,没歇一刻就下楼和等待已久的小雨疯跑了近两个小时;二是跑完又和小雨风卷残云地干掉了一瓶冰凉的养乐多,一袋酸奶。呕吐、发烧,痛定思痛,皮皮总结了一下,说:“第一个错误怪妈妈,妈妈应当拦着我,第二个错误是我自己太贪吃,两个人都需要改正。”

    幸好家离儿童医院近,去了两次也不觉得很折腾。第一次凌晨2:00看急诊,皮皮说肚脐周围疼,妈妈严重怀疑是“急性阑尾炎”,受佳佳姐姐阑尾穿孔的前车之鉴,赶紧送到外科,医生在腹部摸了一溜够坚决地排除了这个可怕的可能性。不同科的医生手法还真不一样,皮皮君还被往屁眼里塞了两支“开塞露”,生平第一次啊。几个响P,两坨小shi后,从皮皮错愕而又意犹未尽的表情,可以看出他觉得这一切有些神奇。最后,啥事儿没有,只开了一盒“儿童回春颗粒”就回家了。

    第二天,到下午明显状态不对,还发烧了,晚上6:00看门诊。医生问“哪里疼啊?”皮皮像个专家似的说:胃疼。医生说:“你哪儿知道胃在哪里啊,给我指指位置?”皮皮伸手指肚脐上方,并说:“就是这儿,胃疼。”医生哪里知道,在姥姥手把手的指引下,皮皮连心脏、肾脏、肺在哪里都知道。已经有明显的炎症了,于是医生又给开了头孢、保护胃粘膜的铝凝胶和小儿康颗粒。说是抵制抗生素,可是看着小人儿蔫了吧唧的,谁还有胆量去抗拒啊?

    周一早晨,状况已好了很多。皮皮隔墙喊话:“妈妈,我今天不去幼儿园。”妈妈问:“你感觉舒服了吗?肚子还疼吗?”墙那边陷入沉默,小脑瓜又开始转了,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得很到位:“我舒服了,但是还需要再休息一天,还有一点点不舒服,所以今天还不能去幼儿园。”

        PS,皮皮最近有了新的心仪对象。皮皮说:“我在幼儿园不是最调皮的,是第二调皮,QIQI是第一调皮,我想将来还是和她结婚吧。”妈妈问:“为什么要选QIQI结婚啊?”皮皮答:“因为她调皮啊,不调皮的人没意思。你难道不觉得吗?”

  • 2011-05-09

    小勇士 - [健康]

    完美的五一小长假在最后一天被胖爹给破坏了。意志薄弱的胖爹打着春阳骄似火的旗号,在妈妈睡午觉的间隙,与皮皮狼狈为奸偷吃了几根冰淇淋。上幼儿园的第二天,皮皮就喊腹痛。正在开会的妈妈,食不果腹地被邵老师通知去幼儿园领孩子回家。去广安门中医院,诊断胃受凉了,脾胃不合。

    挂的是王波大夫的号,除了5副汤药外,还有7次捏脊。汤药奇苦。说实在的,妈妈闻了都不忍心让皮皮喝了。但彼时皮皮的意志力超出了妈妈的想象,在被苦得抖舌头晃脑袋后,还是在要做“一个小勇士”的鼓励下,皱着眉喝完了。一连五天,都表现得可圈可点。捏脊的时候,上床,扒衣服,涂滑石粉,噼里啪啦听得皮筋相连处的脆响,到最后,疼痛迫使皮皮的小屁股不受控制地往上撅了。但是,皮皮真的是个勇士,每次只是在最后哭两声。下了床,眼泪也差不多干了。皮皮说:“妈妈,只要敢到医院来,就算勇敢,最后哭两声,无所谓的。”虽然疼痛,但皮皮头脑还是很清楚,妈妈说:“你说,做王波叔叔家的孩子是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啊,可能每天都得被捏脊。”皮皮徐徐地说:“关键问题是,得看他家小孩有没有生病啊。”他最近言语中经常出现“关键问题是”,很有一语中的的欲望。

    周日,冒雨去海淀剧院参加瑞思的PTA活动。其中有个节目是瑞思小学员的“Should parents be straight or not?”辩论赛。是关于父母到底该做“虎妈”还是“猫爸”的讨论。抽象的英文,皮皮显然没听懂。妈妈问他:“你希望妈妈严厉一点,每天让你做很多事情,还是妈妈不管你,你想干嘛就干嘛?”皮皮想了想,说:“你们大人不要随时随刻都批评我就行。”晚上睡觉前,胖瘦二总管卧谈,有一段对话是酱紫的。瘦总管说:“爸爸,你今天又对我发火了,而且很凶。”胖总管问:“那你做错了的时候,我应该怎么办啊?”瘦总管说:“你应该这么说,皮皮啊,你应该怎么样,不应该那么凶”。在上海机场,妈妈买了本《虎妈战歌》,看了还蛮受鼓舞的,正要蠢蠢欲动呢。看这架势,还是趁早收手吧。

  • 2011-04-22

    小恙 - [健康]

    临时有应酬,接皮皮回家的任务由胖爹完成。当时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本来还有些咳嗽,早晨走的时候衣服还穿少了,而临近傍晚的气温又跌到有些春寒料峭的冷了。妈妈觥筹交错之间,胖爹带着瘦宝边走边聊,慢悠悠地乘坐76路公交车嘎哟着回家了。妈妈少说了一句话,皮皮就病了。

    也没啥大毛病。皮皮想睡懒觉,就着就说:“我都生病了,今天要在家休息。”休息在家,大闹天宫的生活就开始了。闹得实在有些大了,姥姥警告说:“你再胡闹,姥姥就回西安了。”皮皮反问:“你也不管你女儿了吗?”姥姥说:“我女儿自己动手照顾自己。”皮皮担忧地说:“我妈妈的动手能力很差的。”

     今早,皮皮有些低烧,没啥精神。起床后又软绵绵地躺下,又站起来趴到妈妈身上,皮皮说:“妈妈,我不想去海边。”妈妈听得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问:“你不是很喜欢大海吗?为什么呀?”皮皮说:“我怕章鱼把我的灵魂给抓走了。”妈妈恍然大悟,原来是那本《强强的月亮》。讲的时候感觉有些瘆人,就只讲了一次,没想到皮皮还是记住了。哼,又是胖爹惹的祸!

  • 2011-01-19

    断奶嘴记2 - [健康]

    皮皮一直像小鸟爱自己的羽毛一样,爱惜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位。稍稍磕碰一点,就坚决要兴师动众地抹油油,一点小划痕的手指贴上可贴,还要时不时地翘起兰花指提醒大家“我的手指受伤了,千万不能碰。”顺理成章的,皮皮很听医生的话,医生看病时强调的注意事项,皮皮一般都能一字不拉的记住,并在妈妈试图马虎过去的时候,提醒妈妈不该这样不该那样。

    周日的口腔医院之行,让皮皮同学深刻地意识到牙齿这个曾经无坚不摧的利器也要分外疼惜,不可以随便挥霍,肆意进攻。最具冲击力的是诊室外目不忍睹、千奇百怪的坏牙图片,还有以铁丝加固为代表的各式恐怖治疗方案。看到用铁丝正畸的那张图片时,妈妈注意到皮皮同学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唾沫,舔了舔自己的门牙,怯生生地问:“妈妈,我已经不吃奶嘴了,我的牙不用带铁丝吧?”

    照片,进诊室,皮皮分别和护士、医生询问:“你们不会拔我的牙吧?”,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才放下紧张的身体躺上诊床。冲洗,凿牙、填充、打孔、上药,整个过程,妈妈手心满是汗水,皮皮却很安静和配合,连两位医生都惊讶地说:“你真是太了不起了。”皮皮在手术过程中,总共说了三句话:“妈妈,你不要走,你要一直看着我。”“妈妈。交钱的时候,让爸爸去,你还在这里陪着我。”“妈妈,我真的不用拔牙了,医生都说了。”

    很顺利地做完后,皮皮如约自选了一枚医生阿姨奖励的小矮人贴画。医生阿姨在妈妈授意下提了四点要求:1.少吃甜的东西;2.不能再吃奶嘴了;3.要勤刷牙、勤漱口;4.不能咬硬的东西。皮皮都记住了。晚上吃葡萄的时候,已做好狼吞虎咽准备的皮皮,猛然停住手,问:“妈妈,你说水果是硬的东西吗?”

    奶嘴总算彻底地断了。现在逗皮皮“要不要吃奶嘴啊?”小家伙再也不兴奋地叫嚣了,而是有“辙羞赧,弃去之”的难为情了。

    顺便提一下,同事推荐的北京大学口腔医院西什库门诊部还不错,周六日有门诊,人少,环境安静整洁,医生态度好,而且会用孩子接受的方式进行沟通。关键一点,因是专科,不担心为了治牙而被传染上呼吸道疾病。

  • 2011-01-14

    断奶嘴记1 - [健康]

    本来应该先有个断奶记的。可惜,皮皮自小就不依恋母乳,5个月刚到就生生地让妈妈回了奶。就这样,在近3岁半的时候,有了这篇断奶嘴记。说着说着,没能将哺乳的母性之美很好发挥的心病又痛了起来,555,真是人生一大憾事啊。

    2岁的时候,下决心断过一次,最终以皮皮同志哭到嗓子发炎进了趟医院而仓惶告终。之后,断断续续地尝试过,均以架不住皮皮死磨硬泡而草草收场。这次重新提起,因为已经到了不戒不行的地步了——皮皮龋齿了,两颗门牙之间坏了一条缝,左边一颗通体变灰。

    到底是大了一些,做做工作,睡前那一顿很顺利地就用吸管喝下去了,甚至还很明事理地说:“你们明天就把奶嘴扔到垃圾桶里去吧,我不吃奶嘴了。”就着他的承诺,妈妈、奶奶都在第二天上学前反复和皮皮确认:“我们按照你的要求,今天就把奶嘴给扔了,再也不让奶嘴祸害我家宝宝的牙齿了。”

    但是,好景岂止是不长,实在是太短。在奶奶的宠爱下,皮皮至今还保留着早上56点钟过次“奶瘾”的习惯。在将醒未醒的时候,皮皮就要奶嘴,要得声嘶力竭,哭到睡得同样神智不清的妈妈都快崩溃了。神奇的是,在哭得黑天暗地的时候,皮皮还会逻辑清楚地表达自己誓死不合作的决绝想法。他边嚎啕边说:“------#我要吃奶嘴,我就是要我的牙齿全都疼掉。------#你去垃圾桶里给我找,现在就去。------#你跟妈妈说,我要吃奶嘴,现在就吃,明天再吃吸管。-----#我不要预防牙齿坏,我要去拔牙-----#

    哭累了,饿坏了。皮皮用奶瓶+吸管,以躺着猛灌,仰天长啸的姿势半倒半喝的浪费了一瓶奶后,终于意识到负隅顽抗这次是没有出路的,又坐起来用吸管喝完了一瓶。最后还是絮絮叨叨地说:“天亮了,你就去给我找奶嘴,不管多远,都要给我找回来。”

    7点多自然醒后,皮皮对自己凌晨的痴傻行动表现出了羞愧之意。在实地考察了一下楼下肮脏且空荡荡的垃圾桶后,他说:“不用找了,我不吃奶嘴了。”这是一句让人欢喜,又匪夷所思的话。因为,就在昨天,皮皮还对着奶奶说:“奶奶,妈妈不在家的时候,你悄悄地提着我拉粑粑,给我用奶嘴喝奶,好吗?”

    今晨,奶奶把斗争坚持到了最后,看得出她已经到了摇摆的极限。这里,深深地赞奶奶一个。